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华夏文明沧桑激荡三千年》的十大谬误  

2017-03-07 15:33:54|  分类: 军事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于

        王诚:白云先生要消解的是革命史学——《华夏文明沧桑激荡三千年》的十大谬误
        白云先生的《华夏文明沧桑激荡三千年》,受到许多网友的追捧。文章的问题很多。比如,他是打着反对殖民史学、清算殖民史学的旗号,来写这篇文章。但事实上,所批判和消解的主要是革命史学,而不是殖民史学,他甚至继承了殖民史学的核心要义,全盘否定满清王朝的历史。

        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这是日本殖民理论家炮制的殖民和侵略中国的理论,白云先生打着推翻和清算殖民史学的旗号,最后却在最关键的地方,全盘承袭了殖民史学。

        所以不吐不快,指出该文的十大谬误

        一、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只多不少
        殖民史学的一个重要的标志,是历史虚无主义,对中国的历史掐头去尾。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有煌煌二十五史巨典作为支撑。白云的《华夏文明沧桑激荡三千年》,从三代写到满清,那么至少也是四千多年。再加上史前的三皇五帝传说时代,五千年以上,这应是所有抱有中华立场的史学研究者所应有的共识和立场。
        历史与领土是一样,是一种主权,一点都不能,我们的历史一年都不能少。领土主权是一种财富,是国家利益,是凝聚国民的政治向心力,而历史主权同样如此,是一种更高的国家利益,是凝聚国民的文化向心力。领土主权是中华的现在,而历史主权则是我们的过去。历史主权决定了领土主权,而不是相反。
        钓鱼岛、南海岛礁弹丸之地,我们要全力捍卫。同样的,我们的历史,哪怕是少了一年,我们也是同样需要捍卫。更何况,大笔一挥就少了两千年。

        对中国历史掐头去尾,是所有的近代殖民史学家所热衷,汉奸学者也是如此,例如易中天的《中华文明史》言之凿凿说,中华文明只有3700年,借助于背后的资本力量,这套书一直畅销,汉奸买办学者的书拼命推销给中国的读者。
        为什么殖民史学要对中华历史掐头去尾呢?一是打击中国人的自信。因为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自成体系,薪火相传,从未中断,这是中国人自信的源泉。如果突然有人告诉你,中国人的远祖来自于非洲,而中国的文明来自于中亚的苏美尔人,这是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就好像你本来是岳飞的儿子,突然有人给你拿出一份所谓的DNA检测报告,说你是秦桧的儿子,你是不是要备受打击?殖民史学家们所搞的那些考据、考古之类报告,我们以为那是科学,却不知在利益面前,一切都可以造假

        事实上,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当代考古学的最新成果,已经把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史推向了一万多年以前,就是说,我们的老祖宗说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是极为谦虚和低调了。

        第二是去除中国人的主体性。西方的历史基本上都是奴隶制,古希腊罗马是古代的奴隶制社会,中世纪封建的时代是农业社会的农奴制,而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则是现代的资本奴隶制度。黑格尔的主奴意识中表现得最为深刻和系统。

        殖民史学的核心目标,就是要去掉被殖民民族的文化主体性,让他们甘心情愿地做奴隶。就像我们老祖宗所说的,欲亡其国,先亡其史。西方殖民者知道中国人口众多,难以用战争来征服,转而希望通过文化上的征服,使中国人做西方的奴隶,从某种意义他们做得非常成功,今天的中国像贺卫方、张鸣、冯玮、袁伟时、易中天之流的文化汉奸买办奴才遍地都是。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中国的亿万劳工,用辛劳和血汗为跨国垄断资本贡献了亿万利润,也为欧美国家消费者贡献了天量物美价廉的商品,留下的却是被污染的家园。如果不是中国的人口规模优势和全产业链优势,中国生产而美国消费的经济模式会一直持续下去,中国经济将会永远锁定在殖民地经济的地位,不能自拔。

        第三就是为侵略中国制造依据。殖民史学的这一点集中体现在否认中国历史的进步性上面。例如黑格尔非常巧妙地说,中国是人类历史的起点,但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起点,因为中国是没有发展的。后来有法国人阿兰据此写了一本《停滞的帝国——两个世界的碰撞》,貌似客观公正,其实兜售的都是殖民史学的私货。

        把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一笔抹杀,就是为建立西方文化的主体性,虚构西方中心主义的历史观。在西方整个启蒙后期的思潮中,大约以孟德斯鸠为转折点,逐渐形成了民主与专制、文明与野蛮、进步与落后的殖民话语体系,即西方是民主的、进步的、文明的,而中国(也包括其它非西方国家和民族)则是专制的、野蛮的和落后的。所以西方对于中国的侵略堂而皇之的变成了输出民主、文明和进步,把残暴的杀戮、贪婪的劫掠和无耻的邪恶都统统通过殖民史学漂白了。于是八国联军的赫赫武功都不见了,北京大屠杀没有人提了。在张鸣、袁伟时这些汉奸买办史学家眼里,只有义和团的愚昧、野蛮和落后,他们保家卫国的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被歪曲为阻碍现代文明的输入。
        革命史学虽然不恰当地套用了五种社会形态理论,那是为了构建历史体系的需要,也是革命的需要,与殖民史学不可同日而语。事实上从民国到建国以后,一直有人不断质疑革命史学五种社会形态套用的不合理性。但问题是,中国的史学家也一直拿不出一套新的、足以建构历史体系的理论出来。但观中国史学家,不尊从革命史学的套路,流入殖民史学的套路,白云也没有免俗。当他在大力批判革命史学体系的同时,就不小心地掉进了殖民史学的泥潭。因为他并没有自己的史学理论和体系。

        二、夏商周三代不是大同社会
        白云将夏、商、周三代称之为大同社会,不符合历史事实。对古代典籍不熟悉,曲解了《礼运·大同篇》。把三代看作大同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与把三代看作奴隶社会一样荒唐。三代不是大同社会,而是小康社会,是真正的封建社会,欧洲的封建社会是通过匈奴人从中国传过去的,有公、候、伯、子、男爵五个等级。只要我们对夏商周三代的典章文化制度有所了解,对西方王室爵位制度有所了解,就不难发现这一点。
        先看《礼记》是怎么说的。《礼记》是儒家尊崇的六经之一,与《仪礼》和《周礼》并称三礼,即所谓《礼经》。严格地说,《礼记》只是《仪礼》的注释,《仪礼》才是本经,犹如《易传》之于《易经》。《礼记》共有131篇,多为孔子及其门人所编注,《礼运》是第九篇,借孔子与弟子的问答,揭示礼之起源、运用和作用。

        其中关于大同、不康的论述最为著名: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事毕,出游于观之上,喟然而叹。仲尼之叹,盖叹鲁也。言偃在侧,曰:“君子何叹?”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已;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已。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已,大人世及以为礼,域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已。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着其义,以考其信,着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孔子所说的“大道之行也”,并非是三代,而是上古炎黄尧舜之世,是天下为公的原始共同体时代,没有私有制度,没有私有观念,是马克思主义所说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而三代之英,是指禹、汤、文、武等三代英明的圣王,孔子慨叹自己未遇明君,才华不得见用于世,故有此说。

        众所周知,三代并非大同社会,自禹启父子“家天下”以来,中国社会就进入了小康社会。所以孔子后文才会有“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 孔子的志向并非是要复古倒退回原始大同社会,而是恢复礼乐之治,像周公那样,所以他在《论语》中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这里确实讲到从大同社会到小康社会的演变,在讲礼法的起源。大同社会,天下为公,是没君臣、上下的,也就没有后来的礼法制度。所以,他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已;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已。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里所描述的就是原始共产主义的社会,人类是平等的,没有私有观念,阶层结构,也就没有礼法等政治制度。

        从大同到小康是文明的进步。这也符合革命史学的叙述,原始社会的共产虽然美好,但是终究没有谁愿意倒退回到蛮荒时代。人类的礼法制度是与私有制度相伴而生的,完全符合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所说,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论断。所以孔子说“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已,大人世及以为礼,域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已。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着其义,以考其信,着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因为生产力的进步,家庭取代了原始氏族成为了社会生产的基本单位,于是就产生了私有财产和私有制度,同时也产生了阶级社会和国家政权。

        而“禹、汤、文、武、成王、周公”这些圣贤就是适应了这种时代的潮流趋势,为人们制作礼仪法度,建构新形势下的社会秩序,成为三代小康时代的明君贤臣。孔子把三代称之为小康社会,孔子想恢复三代的礼法,因为春秋时代,礼崩乐坏。
        后来为了弥补孔子在《礼运》论述的大同、小康社形态理论的不足,《春秋公羊传》提出太平世升平世据乱世三种社会形态。据乱世是指孔子生活的时代,春秋战国,礼崩乐坏,社会秩序混乱;而升平世,则是指小康社会,禹、汤、文、武、周公之治,天下有序,国泰民安;而太平世,则是指大同社会,也就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社会。这三世论后来影响很大,康有为的《大同书》就是由《春秋公羊》说,发展而来。
        夏、商、周三代“分封建国”,大禹时代,天下万邦林立,有近万个小国,而到了商朝之初的商汤时代,天下诸侯三千,到周朝之初,天下诸侯只剩下八百多个。早期的郭沫若等革命史学家,未能分辨,教条主义地套用了五种社会形态理论,将夏、商、周三代的宗法封建社会,称作为奴隶社会,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是政治凌驾于学术之上的表现。

        夏、商、周三代是封建社会,还是欧洲封建社会的源头。中国的封建制度比欧洲早近两千年,而且欧洲进入封建社会以后,中国早已进入郡县制了。无论从何种角度,都只能是欧洲抄袭和照搬了中国的封建制度。当然欧洲人是不会诚实的告诉我们,就像他们不会告诉我们欧洲的现代文官制度就是抄袭了中国古代的科举制度一样。甚至今天,许多德国人认为印刷术是古登堡发明的。

        《礼记·王制》里记载说“王者之制禄爵,公候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候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 周朝的礼法制度对于封建等级制度具有非常清晰地界定。

        三、全盘否定佛教   
        白云先生极端的反佛,与其说他在宣扬华夏文化的正统,不如说他是在宣扬极端的反佛主义。白云的至道学宫打出宣扬华夏正统文化的标签,实质上并未看到他有什么宣传华夏文化正统的行为,不过是投机取巧地做了一些不伦不类的老子《道德经》的解读。而他所竭力反对的佛教,恰好是华夏文化的正统。由于佛教在印度早已经消亡,而传入中国的佛教,在经过中华文化、儒家文化同化之后,早已经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特别是宋代以后,儒释道三教合流,佛教文化已从外来文化变成了本土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中国也因此成为世界佛教文化的中心。
        佛教文化传入中国,不是通过战争和殖民的方式,而是通过和平的方式传入。反映了中华民族虚心向学,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自东汉以后,佛教传入中国,并与中国本土文化逐渐融合。中国人吸收佛教,是因为国人对于信仰的精神需要。而佛教在漫长的历史中,抚慰了国人的灵魂,尤其是魏晋南北朝的黑暗时代,佛教成为一剂灵魂的镇痛药,伴随着我们的祖先走过那段黑暗岁月。

        经过中华文化改造以后的佛教,是世界上最好的宗教,尤其是禅宗,是经过中华文化最彻底改造的宗教,也是在中国受众最多的宗教。禅宗的六祖慧能口述了中国历史上的唯一一部佛经《六祖坛经》,将挑水担柴都视为妙道。
        北宋以后,儒释道三教并立,以新儒学为主干,以佛道二教为两翼,形成了较为合理的文化体系。从宋代起,佛教更已经成为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经过魏晋隋唐的激烈文明碰撞之后,佛教对于中华文化的破坏作用被大大降低,成为中华文化的有益补充。
        白云因为某些现实的原因,抓住藏传佛教的某些现实问题,极度放大,全盘反对佛教,否定佛教文明,事实上就是历史虚无主义。在今天,与其说佛教对中国构成了文化威胁,不如说佛教恰好是中国抵御极富有侵略性的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有利武器。极度否定佛教的结果,恰好是在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提供更多便利。

        四、隋朝革新和大唐盛世不容否定
        中国是有历史的国度,中国人对于历史的尊崇是无与伦比的。例如我们熟悉的春秋笔法,写历史的必须客观,实事求是。例如《春秋·左传》记载“郑伯克段于鄢”这一句,便很有深意。郑伯是郑庄公,史家为何不称其为庄公?因为他的所为不像个王侯,所以称之为郑伯。“克”,则是指两个君王之间的争斗、战争,而段叔事实上是他的弟弟和臣子,这里用“克”而不用征伐,与后面称共叔为段是一样的道理。一个标题,表达出对于郑国君不君、臣不臣,兄非兄,弟非弟,这种礼崩乐坏的现象的批判之意。而不是像白云那样,将一代明君隋文帝扬坚直接骂作“史无前例的大妖怪”,仅仅是因为他信佛。

        众所周知,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有两个发展的高峰,一个是秦汉帝国时期,一个是隋唐帝国时期。白云对于秦汉帝国是推崇的,因为那时没有佛教。而对于隋唐帝国则极尽诋毁之能事,歪曲事实,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一叶障目。
        隋文帝作为一个佛教徒的儿子,从小由尼姑养育,这是由他的成长经历所决定。而且,他成为古代历史上堪与秦始皇相媲美的一代明君,结束了魏晋南北朝三百余年的分裂动荡,统一了中国,并进行了一系列重大的制度革新。
        隋朝的历史虽然短暂,与秦朝一样,但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却不可抹杀。隋朝之不朽,在于他为中国的历史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无论是科举制,还是大运河,都是世界奇迹般的创造。
       隋文帝重建伟大的长安城为首都,长安虽然是十三朝古都,但是只有隋都长安是最为壮观和繁华的。而隋炀帝则重建东都洛阳,极尽奢华,远超秦汉。隋朝不仅是尊崇佛教,隋朝发明了科举制度,以儒家的经书作为考试教材,选拔人才,这是人类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使所有人有机会公平地进入官僚体系中来。

        科举制度作为人类政治史上的创举,要比西方的所谓民主宪政的代议制度伟大得多。从现代中国的现实来看,中国自1997年恢复实施公务员制度以来,中国政府所表现出来的强大组织能力和执政能力,也让西方望尘莫及。
        隋朝的制度创新,是自秦朝车同轨,书同文,创立郡县制以来最为重要的制度创新。隋朝为唐朝的繁荣强大铺平了道路,犹如秦朝为汉朝的四百年盛世铺平道路一样。这两个朝代都是二世而亡,国运极短。同时也受到后世史家的歪曲和批判。是因为他们的激进改革,触犯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犹如我朝太祖的激进改革一样,也受到民国残存利益集团的疯狂反攻倒算。

        历史的洪流浩浩汤汤,复辟毕竟不得人心。唯一不同的是,秦汉、隋唐是换了朝代,而我朝则是在未变更政权的情况下发生这一切的。
        隋朝的另一个杰出贡献就是修建大运河。大运河的意义其实要超过秦朝的长城。隋文帝和隋炀帝都是伟大的帝王,远见卓识,跟秦始皇一样。从隋唐一直到晚清,中国南北的运输主要靠运河。唐朝对于隋朝的制度创新,基本上都是萧规曹随。李渊父子其实也算是隋朝的皇亲国戚,他们继承隋朝的典章制度要比刘邦更为便利和彻底。刘邦复辟了分封制,先后爆发“吕氏之乱”和“七王之乱”。唐朝则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相反,唐朝进一步改进了隋朝的制度,巩固了隋朝制度创新的成果。所以,在唐初的近两百年里,出现了空前盛世,势力范围超过两汉。

        但是白云先生一叶障目,仅仅因为隋唐两朝的皇帝尊崇佛教,就把隋唐两朝否定得一干二净,这是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

        五、中华文明的种子只有少部分是蒙古人送去   
        如果白云对于中华文明与中西方文明有起码的了解,应该知道,蒙古人带给欧洲的中华文明只是极少一部分,主要是技术方面,比如印刷术、造纸术、指南针和火药这些科技发明。更多的中华文明,像器物文化、制度文化、思想艺术是通过欧洲的传教士和商人在明清之际,从中国传播到欧洲去的。也就是说,在东学西渐的历史中,海上丝绸之路扮演着比陆上丝绸之路更重要的角色。
        蒙古铁骑带给中亚和欧洲的是草原风暴,远远超过匈奴人的草原风暴。当匈奴人在伟大领袖阿提拉的带领下,从北欧、东欧一直打到南欧,最后驱赶着欧洲的森林蛮族日耳曼人等,毁灭了西罗马帝国。而蒙古人则毁灭了中亚,并征服了东欧和中东,分别建立了金帐汗国和伊尔汗国。蒙古人西征的兵锋,第一次经过高加索重创了俄罗斯各公国,几乎将罗斯各公国的王公贵族和精锐部队消灭殆尽,后来因争夺汗位返还。第二次从伊尔汗国西征,一直打到罗马尼亚,只差一点就要消灭了东罗马帝国。横扫北欧和中欧,北欧的挪威、瑞典和普鲁士鼎鼎有名的条顿骑士团,基本被消灭干净,还有欧洲的匈牙利,匈奴人的后裔,也被蒙古人打得落花流水。
        蒙古的第三次西征,横扫阿拉伯世界,灭掉了强大的阿拔斯王朝,一直打到叙利亚,灭掉了阿尤布王朝,攻下了小亚细亚(今土耳其)又渡海占领了赛浦路斯,也只差一点灭掉东罗马帝国(当时尚处于十字军所建立的拉丁帝国时期)。至此,蒙古人经过三次西征基本上打通了亚欧大通道,破除了阿拉伯穆斯林对于丝绸之路的垄断。在中亚、东欧建立了金帐汗国,也就是原苏联中亚和东欧部分,统治了俄罗斯人近三百年;在中东则建立了伊尔汗国,统治了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土耳其数百年,直到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
        在蒙古西征到元朝灭亡的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中国人通常称之为蒙元世纪。蒙元世纪因为整个亚欧大陆的大半部分都在蒙古人的统治之下,所以丝绸之路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为畅通,著名的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就是在这个时代,沿着丝绸之路,来到了“可汗的大陆”,游历了中国。

        但是有必要指出,蒙古世纪传入欧洲的,主要是技术和器物文明,四大发明就是这时传到欧洲的。欧洲的文艺复兴也是从这时开始的。文艺复兴的源头有两个,一个是中华文明的输入,另一个则是十字军攻占了君士但丁堡,夺得了东罗马帝国的文明,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拉丁帝国,统治东罗马帝国长达六十余年。

        白云只看到蒙古的西征,而没有看到十字军东征,就断然否定文艺复兴,极为片面。而且,在蒙古西征以后,欧洲爆发了一场空前绝后的黑死病危机,这场可怕的瘟疫延续了两三百年,使欧洲文明面临着毁灭的危机,人口减少了一半多,至今带给欧洲人的恐慌 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所以,在蒙元世纪,欧洲仍然只是在中世纪黑暗蒙昧的帷幕下,看到了东方的一缕黎明。距离欧洲的崛起还相距甚远。
        真正带给欧洲人崛起希望的是海上丝绸之路。当蒙元世纪结束以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并攻占了北非、东罗马帝国和巴尔干地区,阻断了东西方文明的交通,垄断了丝绸之路。迫使西方要开辟一条新的通往中国的通道,这就是所谓“地理大发现”的由来,并不是真的地理发现,他们是拿着中国人的地图来寻找中国的。

        在奥斯曼帝国崛起以前,中国早已进入明朝,明朝初年郑和七下西洋,开辟了新的、更加广泛的海上丝绸之路,荡平了海盗,绘制了精确的世界地图。地图传到阿拉伯人那里,而意大利人又从阿拉伯人那里弄到了这些地图,最后传到了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那里。借助于这些地图,欧洲人开始绕过非洲好望角,按照郑和的地图找到了中国。1557年,大批葡萄牙人进入了中国澳门,1582年葡萄牙人租借了澳门,以此为通商口岸和据点,从此,欧洲的商人和传教士不断地来到了中国,寻找财富和教徒。
        遗憾的是,包括耶稣会士等基督教修会在内的传教士们,在长达数百年的时间里,并未能感化多少中国人信仰基督教,因为彼时的中国有儒释道三教并立。倒是他们一船一船地将中国的典籍运回了西方,而商人们则将中国的货物和奢侈品运到西方。从《四书五经》到《天工开物》,从《本草纲木》到《齐民要术》,自此,一波又一波的东学西渐在欧洲掀起了惊涛骇浪,从宗教革命、荷英资产阶级革命、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法国大革命、启蒙运动等等,都可以看到中华文明的影子。

        所以说,由传教士和商人经营的海上丝绸之路,在吸收中华文明的贡献上,远远超过蒙元世纪的陆上通道。明代郑和下西洋对传播中华文明的贡献要远远大于蒙古人的西征。

        六、近代化的开端是北宋而不是蒙古
       关于近代化的开端的问题,当代的西方中心主义理论一般都认为是从1640年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开始的。这种观点夸大了英国的历史影响和地位。事实上,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家克伦威尔只是一个“袁世凯”式的独裁者,自封为国王,很难说他是什么资产阶级的革命家。而且他比袁世凯残暴一万倍,屠杀了几十万的北爱尔兰人,并将大量的爱尔兰人卖到美洲做奴隶,开启了近代西方种族灭绝和贩卖奴隶的先河。他如此残暴,以至于他死后十余年,英国人又把他的尸骨挖出,到处游行,一直到1960年(整个过了三百年)才被安葬。

        不要觉得西方人文明,跟中国人比,西方人永远是蛮夷,他们那些文明的东西,都是跟中国人学的。

        真正奠定英国近代化基础是,来自荷兰的詹姆斯二世就任英国国王。他同时既是英国国王,又是荷兰国王,把荷兰的先进文明带到了英国,尤其是荷兰的金融制度。要知道17世纪的欧洲霸主不是英国,而是荷兰,也就是当时占领台湾的荷兰。人类的近代化不是从英国开始,欧洲的近代化也不是从英国开始,而是从荷兰开始的。为什么当代的历史会歪曲事实呢?因为当代的历史是英美写的,当代的西方文化是由英美主导的。
        很遗憾的是,我们中国的历史学家,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说到全人类的近代化的开端我们应追溯到北宋。这种观点最早是日本京都学派的奠基者宫崎市定等人率先提出,他用“近世化”,这也看出汉语的高妙和日本人的聪明。在英文里近代化和现代化都是一个词。日本用“近世化”既坚持了他们东方中心的立场,又不得罪英美。

        说一句题外话,日本人与荷兰人关系很好,荷兰人将许多西方文化传入日本,称之为“兰学”。所以,无论是满清王朝还是日本的德川幕府,都远非史学界所说的那样闭关锁国。只不过是康熙皇帝在“礼仪之争”事件后,禁止了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日本德川幕府也因为同样的原因禁止了基督教的传播。所以,对于基督教而言,在将近两百年里,中国和日本是闭关锁国的,这就是所谓满清和德川幕府闭关锁国的出处。因为基督教在西方文化里是掌握话语权的,商业贸易则从未中断过。
        钢铁是衡量早期工业化水平的最重要指标之一。北宋元丰年间的钢铁产量仅华北地区就达到了15万吨,而英国在工业革命后的1788年只有7.6万吨。所以说,中国在北宋时期事实上,已经进入了工业化的门槛,但后来却没有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北宋重文抑武,打不过周边的辽、金、西夏和蒙古等蛮夷。
        宋代的近代化并不仅仅体现在工业生产上,还体现在教育、科技和文化的繁荣上,由于印刷术的普及,北宋的教育事业迎来了空前繁荣,全国各地都出现书院教育,科举制度空前发达。火药、活字印刷等世界遥遥领先的技术依次诞生,迎来了一个科技繁荣的时代,我们可以称之为人类第一次科技革命。

        《梦溪笔谈》里记载了石油的使用,东京的普通居民都在烧炭而不是柴火;文学上出现了脍炙人口的宋词,史学上出现了《资治通鉴》、《太平御览》等;哲学上更是出现新儒学、蜀学、新学等各种学派。此时的西方尚处于中世纪的黑暗与蒙昧时代。中国首都东京随便一个市民的生活水准都要比欧洲的王公贵族还要高。可以说,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种文明如此遥遥领先。

        宋代领先西方,许多都是几百年,近千年。为什么西方不承认是中国首先开启了人类的近代化呢?开启了人类的科技革命呢?因为,这样就没有办法构建西方中心史观了。那时欧洲人还停留在黑暗的农奴制时代呢。
        白云说蒙古是近代化的开端,这是不对的,蒙古人只会打仗,对于文化的贡献极少。他们只不过是把中国的文化传播到了西方罢了。蒙古人建立了第一个世界性的帝国,丝毫不逊色于五百年后的大英帝国。但是世界的近代化,衡量标准并不是看征服的地域,而是要革命性的创新,在科技、文化和制度等领域的创新。荷兰不过弹丸之国,但并不影响其在欧洲近代化的开端地位,英国本土也不过是弹丸岛国,也不影响其作为近代化重要国家的地位。何况北宋作为东亚首屈一指的大陆强国,文明遥遥祝领先于世界。要说近代化的开端是蒙古,不如说是北宋。

        七、满清并没有摧毁中华文明
        白云还有一个无视历史的观点,就是全盘否定清朝历史。清朝将佛教当成统治少数民族的工具,清朝的官学是新儒学(宋明理学),尤其是程朱理学,主流学术则是以考据见长的乾嘉汉学。满清王朝利用藏传佛教几乎将蒙古人口消灭干净,以至于现在蒙古国还仅有两百多万人。而元朝则是将佛教定为国教,备加尊崇,远胜唐朝和清朝。但在白云的文章里,似乎他最推崇的是元朝,其次是唐朝,最末的才是清朝,要反佛教就反到底,何必厚此薄彼。
        清朝由于遭遇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受到了西方列强的侵略和欺凌,又赶上数千年未有之大革命,故而受到了强烈批判。无论是革命家还是殖民者。殖民者批判清朝,抹黑清朝,是为了侵略中国。最著名的便是日本殖民理论家提出来的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以后无华夏,将满清三百年一笔抹杀,直到今天,还有不少公知以及不明真相的人在宣扬这种殖民史观。革命家批判清朝,是为了革掉清朝的命,打倒满清王朝的统治。革命史学对于满清并非全盘否定,从最初的“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这种反清复明式的大汉族主义,过渡到“中华民族,五族共和”的客观现实,民国初年以五色为国旗,地坛置五色土,象征汉、满、蒙、藏、回五个主体民族。事实上肯定了满清的历史,革命政府也没有象苏联那样将沙皇全家灭族。

        彻底否定满清王朝是殖民史学的集中表现。日本人彻底否定满清王朝的用意,不言自明。既然满族人对于中国的统治没有合法性,不是中华文化的正统,那么日本对于中国的侵略就不是侵略,而是将中国人从满族人的残暴统治下解放出来。可惜,日本人从来做不到理论与实践的统一,占领了东北以后,便迎了满清末代皇帝傅仪去做伪满洲国的儿皇帝。就像他们宣扬太平洋战争是大东亚共荣一样,将黄种人从白种人奴役下解放出来,回头却去给美国人做了七十多年的狗奴才,直到今天。

        所以,白云口口声声说要反对殖民史学,但恰恰在对待满清的历史这个关键问题,彻底坠入了殖民史学的泥潭,完全照搬了殖民史学的那一套。要知道西方对于中国的殖民历史主要就集中在晚清。白云把满清说成是一个监狱,一个巨大的劳改场。仿佛只等西方人来解救黑暗中的中国人民。满清三百年的历史,被彻底一笔抹杀。不顾客观事实,写得跟玄幻小说一样。如果说是一个晚清的革命者这样说,我们还可以理解。但做一个21世纪的知识分子,如此罔顾基本的历史事实,即便是最嚣张的殖民地学术工作者或殖民者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了。这不仅是反文化,而且是反人类。
        说什么满清比殖民美洲的白人还要坏几十倍,比侵略中国的日本人还要坏十倍。要知道,满清入关以前,中国的人口不到一个亿,而180年后的道光年间,中国的人口突破了四亿。而美洲的印第安人呢,在白人到来之前,南北美洲大约有将近一亿,但是两百年后呢,除了大量的混血儿以外,纯正的印第安人只剩下几百万人了。到底是满清王朝比殖民美洲的白人坏几十倍,还是好几十倍呢?是好几万倍也不止吧。

        满清的经济水平,一直到鸦片战争前还是领先于西方国家的,一直到西方第二次工业革命兴起,出现了化肥和农药以后,西方的农业生产效率才超过中国。西方与清朝的贸易一直都是逆差,充分说明了中国商品在西方的竞争力,远远大于西方商品在中国的竞争力。正是因为长期的贸易逆差使西方人偷偷向中国贩运鸦片。
        满清由于是少数民族执政,神经繃得紧,大兴文字狱。但是满清对于中华文化的贡献也不少,如编辑了《四库全书》,乾隆皇帝亲自领衔,纪昀任总编撰官,耗时十三年编成的古大最大型丛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故名四库。共有3500多种书,7.9万卷,3.6万册,约8亿字,基本搜罗了古代重要典籍。

        像白云这种荒谬的言论,只要有历史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其谬误。我也懒得一一批驳了。充满了反智主义的论调,却博得众多粉丝的赞赏,让我不禁感觉到可悲。考之历朝历代,乱世之象,王朝之崩的一个重要象征便是民众不论是非,不辨曲直。在科学如此倡明的今天,这样的邪说居然可以大行其道。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