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JT讲座-- 关于肾与水的象征符号  

2010-08-03 10:25:54|  分类: JT中医讲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宇宙中一定要先存在着某种媒介体,把另外一个世界那些高次元的能量变成这个世界能够具现的能量,宇宙才能存在。「天一生水、地二生火」,要有水才有这一连串的反应,如果不是先有水的话,这一串的反应是不会开始的。

中国人说水代表的颜色是「黑色」。那就再加一个象征物「黑色」进来。

那些波长很短,频率很高的光,或是肉眼可见的各种频率的光,被黑色吸进去以后,都会变成远红外线、热波再放出来,也就是那些比较精妙的高频的光,遇到了黑色,就都被吸纳进去,然后变成比较原始的热能放射出来。

如果要用来说中国人心目中「水」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有一样东西,它从更高次元的世界吸纳了一些形而上存在进来,再把它具象化成这个次元看得到的现象。──这就是中国人对于水的看法。

所以说水神叫「玄冥」──黑摸摸地看不见──就是我们中国人说「冥冥之中会有报应」的那个「冥冥」,就是你看不到、但是却存在的那个世界,水就是通往那个世界的媒介体。

中国人不是有什么……念大悲水吗?其实大家都有一个很微妙的感觉,就是:念大悲「水」感觉比较有效,如果你拿片苏打饼干来念大悲咒,你吃下去就好像没有那么有效,因为它里面水分不够。

「郭店竹简」里面有一篇〈太一生水〉:

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天地【复相辅】也,是以成神明。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四时复【相】辅也,是以成沧热。沧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燥。湿燥复相辅也,成岁而止。故岁者,湿燥之所生也。湿燥者,沧热之所生也。沧热者,【四时之所生也】。四时者,阴阳之所生。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天地者,太一之所生也。是故太一藏于水,行于时,周而或【始,以己为】万物母。一缺一盈,以纪为万物经。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不能埋,阴阳之所不能成。君子知此之谓……

「太一」就是创始宇宙的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中国人说是「道」、说是「自然」,「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宇宙还没具现化以前呢,「太一」它生出了水,然后水再帮助它形成这个宇宙「天」,然后「天」再帮助这个「太一」形成地……

意思是说,有了水,再加上什么,就会慢慢形成各种现象,然后天地相辅,变成神明,神明再变成阴阳,阴阳再形成四时,四时再形成沧热(沧热就是寒热),寒热再形成湿燥,再有各种现象。

那么,在人的身上,对应着水的脏,叫做肾脏

中国人的观点认为,胚胎在受孕的时候,一开始就像一滴水,最先分化出来的东西就是「命门」。

可是中医眼中的那「一滴东西」,最先那一滴水一样的胚胎,其实就是我们心目中的「水」,也是「精」,「五脏藏精」的那个「精」。

当这个婴儿已经成形了,他的灵魂许多内容都已经现象化成了一个肉身的时候,「那一滴水」对应在人体的地方,就是人的两肾中间的「命门」,也就是肉体的肚脐的正后方的这个「灵魂的肚脐」。

在命门的那个周遭,人体也出现了一个特别的场域,就是以命门中心,而大约包含了肾脏以及它上面的肾上腺的那个区块。

肾上腺里面有什么啊?有未分化的干细胞。已经分化的细胞,用途就小很多。而未分化的干细胞,可以分化成各种细胞来修补你的身体。肾这个东西,它里面藏有人类最接近胚胎的东西。本来这东西是脐带血抽掉之后就没有了,但是在人很老很老的时候,肾上腺里面都还有干细胞。

我们都说「神经死不能复生」对不对?可是有做过实验说,如果把小老鼠的脑破坏,再把小老鼠的肾上腺磨碎打到它的脑里面,破坏的地方都长回来。这就是那种细胞所具有的「初始化」的「未分化」的力量。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是没有什么固定形状的,于是可以变成任何形状,这个性质、这个「象征物」也印证在这个事情上。

也可说是在物质层面可以观察得到的,人的「先天之气」。所以明朝那个很会帮人补肾的医者「张景岳(张介宾)」──外号「张熟地」──他说:「本来人中风啊,神经坏掉了,是不能复生的,可是,如果你很会补肾,补三年,有希望复原。」后来日本的经方家用这个方法,吃肾气丸,做一点加减,把里面的附子改成乌头,那种中风瘫痪的人,吃了五个月那种肾气丸就恢复了。既不要通他的什么瘀血,也不要去他的风邪,只要你把肾补到够好,就可以再复生。可惜的是会中风的人肾都已经很虚了,不晓得现在是不是真的人人都还能补到那么好。

 

《素问.灵兰秘典论篇第八(节录)》:

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把人体的各个脏腑都当成一个官,好像一个国家一样,心是国王,然后膻中是大臣这样子,那个「膻中」可以算胸腔也可以算心包。而其中(合并遗篇中的脾),五脏和膻中、还有胆腑,都有人格化的「个性」的描述,剩下的五个腑,就没有人格,只有功能。

肾呢,《灵兰秘典论》说:「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 中国传说里面水神又有一个名字叫「共工」,就是能够帮你修补很多东西。,也相通于前面提到的「干细胞」的作用。

对应到人的情志上面来讲,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人的肾脏扣合着「从另外一个世界把能量具象化到这个世界的媒介」这个角色的能量的场域,所以它所属的情志,和肉体的肾脏的健康,就会有关系。

就是说:如果在你的心中有一种心灵上属于这个领域的能量被破坏了,你的肉身的肾就也会遭到破坏──你的生殖机能、或是你肾该有的功能都会一起被伤到。就像人生气,肝会遭到破坏,那个不见得是内分泌的什么成份造成的,情绪的能量上跟那个脏腑的脏性会互相共鸣。这是一个「共时性」的感应现象。

肾从「物」的角度说它是「作强之官」,是修补人体的未分化的细胞,那如果从「心」的角度来说呢?

肾,它最重要的能量,就是一个人的「志气」,我们中国人说「肾藏志」,一个人的「志气」的能量,竟然是住在肾里面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说一个人「志向」很远大,真正的本体是什么东西?

讲一个童话故事。一本叫《青鸟》的童话故事,有一个国家叫「婴儿国」,那里的每一个小婴儿在出生到地球上以前,都要先学好、选好他这辈子要做什么事情,也就是说,这一生我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在出生以前,已经有规划。而这个潜意识已经规划好的「蓝图」,我们出生到世界上,过了婴儿时期以后,就把它忘记了。可是那个蓝图,隐隐约约会督促你去做一些事,而你在做那些事的时候,你会「不知道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我特别快乐?」,会有一种不屈不挠的力量在支持着你。

这是「志气」的雏形,这是第一点。

那至于说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通常说「有志气的人能突破困难,没有志气的人就会很难面对困难。」在「肾藏志」之外,肾所主的情志叫做什么?叫做「恐」。也就是和「志」对立的东西,让你的肾好起来的能量叫做「志气」,让你的肾坏下去的能量叫做「恐惧」。

为什么人的恐惧跟志气,会在肾之中相遇呢?

其实人会恐惧,就是因为忘记了「我们人的灵魂来自于另外一个地方;我们将要回到另外一个地方」。所以才会对于我们肉身的得失产生很大的害怕,害怕受伤、害怕失去。

那当你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个有志气的人──真正「有志气」的意思是,这个人的灵魂上还有一种感受:「当我面对困难的时候,我觉得我不是孤单单的肉身人,我很可能出生以前就算准我要面对这个困难,我的潜意识已经准备好对应它的方法,只是我还没有把它叫出来。」有这样的想法的人就叫「有志气」,没有这样的想法,人的恐惧就会加倍。

我们都会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会觉得:「那是上天要我完成这一段人生的功课,这样我的灵魂就会更进步!」用一种很正面的角度去面对困难,这就叫做志气。

有志气的人就是不丧失这种感觉的人,没有志气的人就是丧失这种感觉的人。一但你丧失这种感觉,你的人生,就会是充满恐惧的。因为没有人可以单单靠自己活在世界上的。

这是一个非常心理学的逻辑。

所以,失志或者恐惧都会极伤肾。只要人一恐惧,「命门火」就会立刻熄掉。

先来解释一下“命门火”:人体六经里面的足太阳膀胱经,在人背后的督脉旁边流过的,太阳经里面走的气是「寒水之气」,而人的背正中心的督脉有一条络脉叫做「长强」从督脉通到太阳经──也就是督脉在正中间,太阳经在旁边,算是同一个区块。

太阳经输布那么多寒水之气,其实人体里面是要靠肾的「命门火」也就是某种灵魂上的热能,把这些冷水气变成暖水气,慢慢往上蒸上来,然后过到人的后脑杓的时候,人的后脑杓有开三个穴道,两边各一个「风池穴」跟中间的「风府穴」,(风池、风府就是人体向外开的一个口,让外面的阴气能够透进来)。这个充满阳气的水气从背后上来,过到后脑杓的时候,阴气从外面通进来,然后这个水气就会遇冷而在头顶结成云,开始下雨,就好像我们的头上一直有雨下下来。

这个姑且称之为「水精之气」(不是传统中医的固有名词)。刚刚说的整个过程全部都是形而上的哦!解剖看不到的,是灵魂上的事情:「水之气」被人的「命门火」蒸动上来,然后经由外界的「阴气」(这个「阴气」也不是冷空气,虽然跟冷空气有关联,但不是。)冷却,然后落下来。

这个东西对人有多重要?

为什么现代的人只能活一百年,太古时候的人可以活一千年?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因为人的五脏,只要一直上火,就会一直老化,只有被命门火蒸动上来的水非常丰沛的时候,五脏的火才会被它浇熄。

所以《素问》的倒数第几句话中,有一句:「夫一水不胜五火,故目眦盲。」(《素问.解精微论篇第八十一》)说:我们的这个水精之气不能运转得很好的话,眼睛会瞎掉;也就是器官会有急遽的老化发生。

这个「水气」太重要了!各种身体的发炎、损毁,这水气都有可能帮你修。

虽然它运转的是「气」的世界的水精之气,可是在「物」的世界,人身体里面实际存在的水分,也会被这条水精之气引导。上《伤寒论》时就会学到,人刚感冒的时候,就是后脑杓受邪,有时那个邪气冲撞得太厉害,这个热水气还没有到头顶,就在山坡地就先开始下豪雨了,然后那个人就会狂泻不止,因为是尚未冷却的热水气,所以形成热利,拉的时候会觉得烫屁股。水精气原来要过到头顶才能跟你的六阳脉接触,才能润你的五脏;还没有到头就被打下来了,那是《伤寒论》中以「葛根」为主药的一个汤证。

全身的水的循环,会受水精气的调动。

各位都知道练内功就是要练这东西,要「逆运河车」,用水车把向下流的河水倒转上来,「进阳火、退阴符」,身体、五脏要不老,就靠这个。唯有命门火够,才能让这个水精之气源源不断地运转上来。

所以像高血压,或是暴瞎跟暴聋,很多这种病,中医都是用「真武汤」医,真武汤大补肾阳的方子,我已经眼睛太过上火、细胞烧坏所以瞎掉了,你为什么要给我喝大热药?就是要这个「一水」能够上来,「五火」才能够灭。

这是非常重要的观点,也是肾跟命门在做的非常伟大的一件事。这是中医所说的肾。我们认识的肾是形而上的。

人体分阴阳,气属阳、血属阴,唯有肾气不能这样分,因为肾里面是命门火(肾阳)蒸动太阳寒水气(肾阴),才能产生人的「气」。所以「肾气」这个东西是肾阳跟肾阴结合而成的产物,「肾气」不能够说是肾阳,肾气丸不等于肾阳丸。

要水精之气能够顺利地运送上来,后脑杓的气得是通的,经络是松的,不能够僵。如果你一恐惧,命门会熄火一下,然后后脑杓就会僵掉。如果你常常紧张、恐惧,可能天天都觉得后脑杓、肩背僵掉、酸痛。

后脑杓僵好不好?非常不好,不要说风池、风府穴是开个口让冷气能够吹进来让人体凉爽,那些看不见的幽灵,要凭依在人的身上,也是从这里进来。如果没有命门火,人就会很容易着魔了。所以当同行遇到着魔的病人来的时候,怎么知道他着魔?因为他一进来坐定,我就觉得后脑杓有东西在刺啊,因为魔要进来要走那边嘛,所以赶快吃补肾药来挡魔。另外,就是把脉时会感觉有气从手指攻进来。所以有一部分的神经病患者,要把命门火补好,病情才会缓解。补肾阳的药在这种情况下是常开的。

后脑杓僵,情志会影响到命门火的状态:人恐惧,肾中的正的能量「志」就会萎缩,志气一少,命门火就熄,身体、心理都会受损。

还有一件事,我不清楚是为什么,不知道有谁可以给我解答。我在某一个状态下,后脑杓会很严重的不舒服,就是当我「冤枉别人」的时候。所以我现在在骂人的时候,觉得后脑杓开始硬掉,我马上就不敢再骂,我一定有事情搞错。也就是说,肾这个东西的能量真的是通往一个未知的世界,如果你跟这个真实的宇宙有所不合的时候,它会切你的光喔,很可怕。

肾是「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作强」跟「伎巧」,如果用有形的世界来看它,讲低级一点,就是男人在发生性关系以前的「那个状态」,叫做「作强」;那「女为悦己者容、男为悦己者练健身」,现在很多人又要保养皮肤又要上健身房,这叫作「伎巧」。

讲高级一点:遇到困难的时候,不要屈挠,要自立自强,这叫「作强」。遇到需要发挥自己才能的地方,活用创造力开出一个局面,这叫作「伎巧」。因为肾它本身可以带到很多不同的层面。

为什么「伎巧」又是创造力,又是色情的表现?

在中国丹道里面讲「河车」(向上运转的肾水之气),有一句话叫做:「顺则生人,逆则成仙」。它认为,肾脏里面的「精」,如果顺着让它随便堕落下来,就变成繁殖后代的力道;可是,如果能将它保住,反过来逆运河车上去的话,就会让你成仙。

一定要有更高层次的东西练出来了,才能真的放下这个比较低的系统。

就像中国人对道家,就一直有一个很糟糕的误解,以为修道都讲「空」、都讲「无为」,所以认为道家「只有非、没有是」,其实道家思想是一种修练的思想。既然是修炼,就会有目标、有指向性。都是有「大是」所以才能踢掉那些「小非」。

就像我的恩师曾说,在大学教书教十年,一直在验证孔子的一句话「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在大学教十年,没有看到一个学生对于艺道的热情,可以大过对男欢女爱的追求。人其实很难突破这个临界值。但是唯有突破这个临界值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说「噢~~原来这个力量用在这些地方,就没有性欲了」。别以为你只要不泄就会有能量,没这回事,能量要进步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前面说「阳密乃固」,如果是阳气太虚而不能密藏的性欲过旺,灸绝骨穴、吃补阳药,就会好很多。

恐惧伤肾,中国人说「肾主二便」,所以怕到极点会狂拉肚子。「屁滚尿流」听过吧?

肾主骨。因为肾是敛藏能量的,骨头里面有骨髓,骨髓到顶上变脑,所以头发也是肾在管的,有人太恐惧、太焦虑,「一夜白头」对不对?

如果人失志的话,肾脉会变没有。上次讲到一个例子说,一个小孩子很有兴趣到日本去学美术,可是爸妈逼她到美国去念企管,她在美国念企管的那段时期,就没有肾脉。那时候她回国一下,我把她的肾脉,就说:「这脉太可怕!」因为她每天脚都是冰冷的,天气稍微冷一点,简直冻到要发疯,非常惨的一个状态。然后我就觉得:「这个人得吃很多补肾药。」

可是很奇怪,没有肾气的人,他跟补肾药会有一种很奇怪的阴差阳错现象:他要就是动不动不小心就搞丢药,不然就是忽然动个念头:「啊,那我先吃别的好了,这以后再吃。」补肾药她吃不进去,会发生莫名其妙的阴错阳差,弄成她吃不进去。当时的状况太无奈,跟这个肾气太不同类,就有这样一个怪现象。

那等到三年两年熬完了,回到台湾了,做她自己喜欢的工作了,又问我说:「喂,我在吃那个什么中将汤(很不补的药),这个会不会好?」,我想:「你那种烂肾,中将汤又没有放几斤附子,怎么可能补得回来?」就说:「随便吃啦,吃几年再看啦。」她忽然回一句:「可是我脚已经暖回来啦!」当她回到可以合乎志向的环境,肾脉就回来了。

这是肾的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如果那个人的潜意识中有一张他这一辈子要走的蓝图,你把他推到另外一条不相干的轨道,他的肾就毁了。

所以我非常不主张把小孩子硬逼去念什么科系,会非常惨,那种恐惧,即使他本人也没发觉,却是真正的恐惧。你把他硬丢到另一条人生轨道上去,那一路上遇到的人,跟他不一定是有缘份的人,所以他感受上面、实质上面的互动都会变得很糟糕。无意识中生命的不安感会大非常多。

凡是「不去面对、战胜现实世界」的人都算是失志。有些人热爱一件事情而成为专家,是好事。可是,如果是因为不能好好面对现实世界,逃避到一个「上瘾」的活动里面,所有的上瘾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志气、勇气,面对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真相,以至于对现实产生了很大的不满。

最近这些年,出现另外一种很伤肾的活动,叫我们:「要活在右脑里面!」有没有听过类似这样的论调?要「发挥你的右脑」。现在市面上学心理学的、学Newage的好多这种货色,妖魔成群!

我告诉各位,要发挥右脑的力量的「王道」就是练《庄子》的〈齐物论〉,练到你的左脑没有一点阻抗,这时你的左脑就可当灵媒,什么右脑的能量都可以接得进来。当你的左脑不被自己的观念所左右,不被自己的成见所困惑,当你的心能够真正「心如止水、心若明镜」的时候,你的右脑的力量才会进得来。那时,才是你能够跟看不见的灵界有所沟通的时候。

凡是没有失志的真正的右脑,什么事你跟他轻轻点一下,如果他对你说:「你说的有道理。」以后你再看他的行为,会看见他就自动而有恒地照你教他的去做。这种右脑是真的。

《老子》说:上士闻道,立刻就会实践它。只要一接触到对他有益的观点,马上就能把这个讯息纳入他生命的一部份,那个才是真正有右脑的人,也就是「命门」有力道的人,他有能力接受宇宙给他的,来自更高境界的情报。没有这个作为的人,不算是有右脑的人。

左脑好会假扮的喔,听你一句话都欢喜赞叹,之后啊,谁鸟你啊?──这种人的肾阴肾阳大概都脱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