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复泰草堂医论2  

2009-09-07 21:34:57|  分类: 复泰草堂医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病

非典病人为何发生骨坏死

非典病人用激素“治愈”后为什么多数发为股骨头坏死了呢?其实问题就出在激素上。

众所周知,激素的作用是非常快捷有效的,但激素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用后病情往往会反复发作,而且再次复发后程度会更重,骨坏死无疑是这些损害中比较严重的一种。

非典的症状虽然发在肺部,但肾中元气虚弱不能鼓舞正气抗邪也是一个重要的致病原因。但激素的治病作用却不是通过扶助元气来完成的,而是通过不断调动元气完成的。 其实原因很简单,激素的作用是靠瞬间调动大量元气完成的,人体长期储备的精微物质突然转化为能量爆发,在这瞬间的爆发之中,纪录被重新书写,疾病也暂时消失症状。

非典病人在元气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激素大量调动来解救肺部的燃眉之急,造成肾中本部空虚就不可避免了。而肾主骨髓,主藏精。肾气大衰无法完成藏精生髓的工作了。于是,骨坏死也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阴阳天地水火一二离合论(艾滋病论

请从中医之说论之:

血之体为阴而用为阳,阴形之中内藏阳气,坎卦也,其根本实出于肾中。普通常人验血一条直线者,阴阳相交,一二相合之故也。艾滋病人验血两条直线者,阴阳离绝,一二相分之故也。又一为阳而二为阴,血成二条,坎中一阳已成阴气,坎阳者,先天生命之本也,坎阳一散生命失根,死期将至矣。而不即死者,说明尚有转机。转机谓何?使分者复合,散者复聚,一降二升,天覆地载,水火既济,阴阳互根,则病可以不作矣。

然治病必求于本,本立而道生。观艾滋病传染之途径有二,二者谓何?不过精血也。精血谓何?不过水火也。水火谓何?不过离中虚坎中满也。今其病从下而入,由内而生。坎中不满,是以一分为二;离中不虚,是以二化为一。表盈里亏,虚实反作;内寒外热,冰炭斯分。此否隔离绝之象,又非艾滋病所独有者也,西医所谓之一切免疫系统疾病莫不如此。

(理法已备,方药自在其中矣,明者可自求之)

 

消渴正论

消渴一证,聚讼千载,阴阳错综,最见识力。

许学士《本事方》曰:人食之后,滋味皆甜,流在膀胱。若腰肾气盛,是为真火,上蒸脾胃,变化饮食,分流水谷,从二阴出。精气入骨髓,合荣卫,行血脉,营养一身,其次以为脂膏,其次以为血肉也。其余则为小便,故小便色黄,血之余也。臊气者,五脏之气,咸润者则下味也。腰肾既虚冷,而不能蒸于谷气,则尽下为小便,故味甘不变,其色清冷,则肌肤枯槁也。犹如乳母谷气上泄,皆为乳汁。消渴病者,下泄为小便,皆精气不实于内,则小便数,瘦弱也。又肺为五脏华盖,若下有暖气蒸则肺润,若下冷极则阳气不能升,故肺干则渴。《易》于否卦乾上坤下,阳无阴而不降,阴无阳而不升,上下不交,故成否也。火力者,则是腰肾强盛也。常须暖补肾气,饮食得火力,则润上而易消,亦免于渴也。故张仲景云:宜服肾气八味丸。

张景岳《景岳全书》曰:三消者,古人悉认为火证,然有实火者,以邪热有余也,有虚火者,以真阴不足也。使治消证而不辨虚实,则未有不误者矣。消证有阴阳,尤不可不察。如多渴者曰消渴,善饥者曰消谷,小便淋浊如膏者曰肾消。凡此者多由于火,火盛则阴虚,是皆阳消之证也。至于阴消之意,则未有知之者。

凡治消之法,最当先辨虚实,若察其脉证果为实火致耗津液者,但去其火,则津液自生而消渴自止。若由真水不足,则悉属阴虚,无论上中下,急宜治肾。必使阴气渐充,精血渐复,则病必自愈。三消证,古人以上消属肺,中焦属胃,下焦属肾,而多从火治,是故然矣。然以余论之,则三焦之火多有病本于肾,而无不由乎命门者,夫命门为水火之府,凡水亏证固能为消为渴,而火亏证亦能为消渴者,何也?盖水不济火则火不归原,故有火游于肺而为上消者,有火游于胃而为中消者,有火烁阴精而为下消者,是皆真阴不足水亏于下之消证也。又有阳不化气则水精不布,水不得火则有降无升,是皆真阳不足,水亏于下之消证也。阴虚之消,治宜壮水,固有言之者矣,阳虚之消,谓宜补火,则人必不信。余因消证多虚,难堪剥削,若不求其斫丧之因,而再伐生气,则消者愈消,无从复矣。

张隐庵《侣山堂类辨》曰:病阳明燥热之消渴者,白虎汤主之,此外因之渴也。胃气弱而津液不生者,人参汤主之,此内因之渴也。有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肺不能通调水道而为消渴者。人但知以凉润之药治渴,不知脾喜燥而肺恶寒。试观泄泻者必渴,此因水津不能上输而惟下泄故尔。以燥脾之药治之,水液上升,即不渴矣。故以凉润治渴,人皆知之,以燥热治渴,人所不知也。

赵养葵《医贯》曰:上消者,舌上赤裂,大渴饮水。《逆调论》云:此乃心移热于肺,传于鬲消者是也。以人参白虎汤治之。中消者,善食而瘦,自汗,大便硬,小便数。叔和云:口干饮水,多食,肌肤瘦,成消中者是也。以调胃承气汤治之。下消者,引饮烦躁,耳轮焦干,小便如膏。叔和云:焦烦水易亏,此肾消也,肾气丸治之。古人治三消之法详别如此。

余又有说:人之水火得其平,气血得其养,何消之有?其间摄养失宜,水火偏胜,津液枯槁,以致龙雷之火上炎,煎熬既久,肠胃合消,五脏干燥,令人四肢瘦削,精神倦怠。则治消之法,无分上中下,先以治肾为急也。六味八味加减行之,随证而服,降其心火,滋其肾水,而渴自止矣。白虎承气等方,皆非法也。《总录》谓不能食而消者,未传中满,能食而消者,必发背痈脑疽。设不知分辨能食不能食,概以寒凉泻火之药而施治之,则内热未除,中寒复生,能不末传鼓胀耶?惟七味白术散、人参生脉散之类,恣意多饮,复以八味地黄丸滋其化源。如发痈疽而渴者,或黑或紫,火极似水之象,乃肾水已竭,不治。惟峻补其阴,亦或可救也。

或问曰:人有服地黄汤而渴仍不止者何也?答曰:此方士拘于绳墨,而不能更变其道也。盖心肺位近,宜小制其服,肝肾位远,宜大制其服。如高消中消,可以前丸缓而治之。若下消已极,大渴大燥,须加减八味丸半料,内肉桂一两,水煎六七碗,恣意冰冷饮之,熟睡而渴病如失矣。处方之要,在乎人之通其变,神而明之可也。或又问曰:下消无水,用六味地黄丸可以滋少阴之肾水矣,又加肉桂附子者何也?答曰:盖因命门火衰,不能蒸腐水谷,水谷之气不能上润于肺,譬如釜底无薪,锅盖干燥,故渴。至于肺,亦无所禀,不能四布水精,并行五经,其所饮之水未经火化,直入膀胱,正所谓饮一升尿一升,饮一斗尿一斗,试尝其味甘而不咸可知矣。故用附桂之辛热以壮其少火,釜底加薪,枯笼蒸润,槁禾得雨,生意维新。

昔汉武帝病消渴,张仲景为立此方,药止八味,故名八味地黄丸,诚良方也,可与天地同寿,至圣玄关,今犹可想。疮疽将痊,及痊后口渴甚者,舌黄坚硬者,及未患先渴,或心烦口燥。小便频数,或白浊阴痿,饮食少思,肌肤消瘦,及腿肿脚瘦,口舌生疮。以上诸证,均宜服之,无不神效。

治验

曾治一贵人,患疽疾未安而渴大作,一日饮水数升,愚进以加减八味地黄汤,诸医大笑曰:此药若能止渴,我辈当不复业医矣。皆用紫苏、木瓜、乌梅、人参、茯苓百药煎生津之药止之,而渴愈甚。数剂之后,茫无功效,不得已而用予方,连服三日而渴止,因相信久服。不特渴疾不作,气血亦壮,饮食加倍,强健胜于壮年。盖用此药,非予自执,鄙见实有本原,薛氏家藏书中,屡用奏捷,久服轻身,令人皮肤光泽,耳目聪明,故详著之。使有渴疾者,能聆余言,专志服饵,取效甚神,庶无为庸医所惑,亦善广前人之功。方内五味子最为得力,独能补肾水降心气,其肉桂一味不可废,若去肉桂则服之不应。

曾治一男子,患前证,余以前丸方治之,彼则谓肉桂性热,乃私易以知柏等药,遂口渴不止,发背疽而殂。彼盖不知肉桂为肾经药也,前证乃肾经虚火炎上无制为患,故用肉桂导引诸药以补之,引虚火归原故效也。

有一等病渴,惟欲饮冷,但饮水不过二三口即厌弃,少顷复渴,其饮水亦如前,第不若消渴者之饮水无厌也。此证乃是中气虚寒,寒水泛上,逼其浮游之火于咽喉口舌之间,故上焦一段欲得水救,若到中焦,以水见水,正其恶也。治法如面红烦躁者,乃煎理中汤送八味丸,二三服而愈,若用他药,必无生理。又有一等病渴,急欲饮水,但欲下不安,少顷即吐出,片刻复欲饮水,至于药食毫不能下,此是阴盛隔阳,肾经伤寒之证也。予反复思之,用仲景之白通汤加童便、胆汁热药冷探之法,一服少解,二服全瘳。其在男子间有之,女子恒多有此证。陶节庵先生名回阳反本汤。

黄疸约言

疸病多与湿热有关,《金匮》主以茵陈蒿汤、栀子大黄汤、茵陈五苓散等方,又有小柴胡、小建中之用。可见湿热者固常见,虚劳者亦不无,不可一概而论。

胆与肝相表里,肝不升则胆不降,厥阴少阳同主疏泄也。又与胃相上下,胃不降则胆不降,阳明少阳同主降路也。胆火内郁过久,或内结为石,或外蒸于表,皆胆之为病也。

脏腑处处相关,牵一发动全身,实者多责肝胆,虚者多责脾胃。然肝胆脾胃本互为体用,不可割裂,虽治则或有偏重,辨证原不可偏执也。

论治肝病

论治肝病者,多以阴柔为用,法以滋阴清热利湿,多有效验。虽然如此,亦不可一概而论。盖肝既体阴而用阳,其病必有伤体伤用之别:伤阴者伤其体,当滋其阴;伤阳者伤其用,当补其阳。辛以补之,酸以泻之,言其用也。其用不彰,则其体凝滞,岂可但见其二阴之体,而忽其震下之一阳之用哉!

肿瘤治法

阳化气,阴成形。肿瘤是形,其根在气。气化行则形可散,气化滞则形必凝。

欲化肿瘤,先扶正气。正气虚则瘤反扩散,攻之反危。正气实则瘤必退缩,拨之可动。虚人宜守不宜攻,相安即可实者能守复能攻,除恶务尽。要在虚实之辨为先,切莫悔恨之言在后,千万不可不自量力,莽然汲汲于攻取之道也。

白血病辨

白血病是西医的病名,西医目前还自称不清楚发病的原因。

一般来说,此病发病初期都有普通的感冒症状,随着西医抗菌素的持续注射,病情反而不断加重,长期低烧不退。这时医生往往怀疑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再经过检查,结果白细胞大量增生,幼稚细胞出现,粒细胞变异。于是,西医确诊为白血病。在经过多次的放化疗之后,病人的正气不断削弱,最后因正气极度衰竭死亡。

但从中医的理论分析,病人先天元气虚弱,坎阳不满,外感风寒之后,经太阳少阴两感继而深入骨髓,导致水中阴寒内凝,温气外泄。于是水寒不能生木,表现为骨髓的造血机能不能正常运转,导致肝心脾等脏器藏血统血主血机能丧失。最后,血不循经溢出血管之外,终因内脏出血导致死亡。如果不经过西医的消炎药不断损伤正气,将寒气层层引向深入,断不致很快死亡。

若辩证不误,白血病绝非不治之症。治法不外固本扶元,因势利导,使深入之寒邪复从里达表,散于身外,则病自已矣。

白细胞为什么会“异常”增生

白细胞是人体的防御力量,只有当外邪内侵的时候白细胞才会升高(西医理论如是说),也就是说白细胞是自身免疫系统为抵抗病邪(注意:不是病毒,病毒可见,此邪气为寒,非显形物质,所以显微镜下不可见)内侵临时调动起来的防御能力,也就是抗邪的正气。而西医对白血病的定义则是白细胞异常增生,即在无细菌和病毒感染的情况下白细胞无缘无故的异常增生,而于病因则至今不明。所以,西医只能把症状定为白细胞的异常增生,对症的治法就是杀灭多余的白细胞,使指标接近正常(此举颇有轧直罗锅之嫌)。

此病为寒邪内侵所致,中药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控制白细胞升高,而是要从根本上消灭入侵的病邪,白细胞的短期升高可以看作机体抗病邪力量的增强(相当于抗日队伍的壮大),而当病邪除尽之后,白细胞自然会恢复到正常值范围之内(相当于战争结束之后部队战士纷纷复员转入生产)。扶正驱邪的中药治病原理即在于此。

中西医原理不同,用药不同,疗效也不同。大量事实证明西医对于血液病的治疗所采取的方法是令患者人财两空的死路,而中医界也多在错误理论的引导下走入了治疗的误区,使此病普遍成为绝症。

高血压与温阳散寒

大剂四逆汤附子生姜可用100g以上,敢放胆用姜附者肇始于蜀中郑钦安先生,郑氏号称火神,于阴阳之辨洞若观火,阐明阴虚阳虚实据,发人深省,启人悟门。

郑氏之后有吴佩衡、范中林先生踵武芳规,独步杏苑,神功盖世,手眼通天,屡起沉疴大证,所赖者有干姜附子等猛将辅佐也。

现代病多为西药副作用累积所致,如新诺明已被证实可导致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尿毒症、红斑狼疮等多种西医绝症,此西医尽知者。西药大多如此,如前一阵所谓PPA。愚者不知其害,动辄滴流,以为仙药,趋之若骛,轻易赴死,多有站着进来躺着出去者。

 

(六气病模式)高血压的六种病机

高血压为西医病名,西医以指标定病名,不明其理,罕中病机。治疗则或扩张血管,或利尿减血,与病因了无交涉,虽或一时缓解,实则破坏血管弹性,损害心肾功能,正所谓无知妄作也。

此病为阳不能入阴或阴不能出阳所致,也即阴阳不和之病,和之则愈。

阳不能入于阴则气血浮散于外,故舒张压升高。

阴不能出于阳则气血沉敛于内,故收缩压升高。

阳不入阴,或为在上之阴虚不能敛阳降入(阳明不合),治属白虎泻心麦门冬之属;或为在下之阴盛格阳于外(太阴不开),治属理中四逆真武之属;或为在下之阴阳两(精)虚不能摄阳入内(相火不位),治属肾气丸小柴胡之属。

阴不出阳,或为在下之阳虚不能载阴升出(厥阴不合),治属当归四逆吴茱萸乌梅丸之属;或为在外之阴盛格阳于内(太阳不开),治属桂枝麻黄小青龙之属;或为在上之阴阳两(血)虚不能引阴出外(君火不明),治属黄连阿胶酸枣仁炙甘草汤之属。

四属阴而二属阳,阴病多而阳病少。若见血压升高,即一味平肝潜阳或滋阴降火,只见阳而不见阴,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恐未得一二已失其六七矣!

 

感冒患者须知

一、感冒须知:

1、感冒千万不要滥用抗生素,这在国外是被严厉禁止的,在美国对抗生素的管理比枪支还严。

2、受寒感冒发烧,无论用任何凉药“退热”都是错误的,发热是身体抵御寒邪,努力使寒邪外散的正常抗病反应,汗出则热退,这过去在民间属于常识,老太太都会用姜汤(生姜红糖水)(辛甘化阳)治感冒。但是现在都只知道退热,殊不知这种退热的性质等于投降,就像当年的满洲国一样,虽然没有枪声,实际上国土已经沦陷。

3、感冒应分六经治疗,《伤寒论》是治疗一切感冒的经典。感冒初起都是从主一身之表的太阳经入,太阳病的主方有两个:一个是桂枝汤,一个是麻黄汤。一个治的是伤风,一个治的是伤寒。伤风正气外散,有汗,伤风身软;伤寒邪气内敛,无汗,伤寒身重。两者共同的特点是“头项强痛而恶寒”。

4、所谓的“风热感冒”大多数时候只是主观想象,只要天是寒的,就不会有所谓的风热。说发烧能够导致肺炎脑炎等同样也是一种主观想象,是以讹传讹道听途说的结果,真热的阳明证是不会在太阳受邪的阶段出现的。而夏季的中暑与通常感冒性质不同,中暑为受热汗出过多,伤津虚脱所致。中暑得凉则解,感冒得凉则重。感冒的性质通常是寒性的,不可雪上加霜。

二、治疗方药:

1、桂枝加附子汤:感冒发烧,头痛,出汗,怕冷,腰酸重,鼻鸣干呕。

桂枝8g,白芍8g,炙甘草5g,黑附子6g,生姜3片(切),大枣2枚(掰开)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四时,晚睡前各服一杯。四剂。

2、麻黄理中冲剂:感冒发烧,头痛,身痛,骨节痛。无汗,喘。饮食难入。

麻黄7g,桂枝8g,炙甘草5g,杏仁4g,白术5g,党参5g,干姜5g,黑附子5g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二剂。

3、加味小青龙汤:感冒被凉药误治,热退后咳嗽不止,饮食减少,痰喘。

麻黄7g,细辛3g,黑附子6g,五味子4g,陈皮4g,半夏4g,茯苓5g,白术5g,干姜5g,炙甘草10g,桂枝8g,白芍3g

四碗水煎剩二碗,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忌食生冷油腻食品,四剂。(大人小孩同量)

4、桂枝二陈汤:感冒出汗,打喷嚏,流鼻涕,鼻塞,有痰。

桂枝8g,白芍8g,炙甘草5g,陈皮4g,半夏4g,茯苓4g,生姜2片,大枣一个掰开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三时各服一碗。四剂。

5、感冒治愈后,仍有食欲不振,精神不足,肢寒怕冷等阳虚症状的,改用附子理中丸调整。大人早午饭前各服二丸(大蜜丸),小儿各服一丸。

6、其他经的病症已不属于普通感冒范畴,通常感冒初期不经误治不会出现里证,若出现少阳阳明或三阴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如果还没有到发烧的地步只是鼻塞、头痛、打喷嚏、流鼻涕、嗓子痛、舌苔白腻、口中有腻感无味、四肢无力等症状时,该如何用方呢?

答:麻黄3g,细辛3g,黑附子6g

开水泡服,早七时,下午五时各服一碗,二剂。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