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药象体会--甘草  

2009-12-04 15:48:54|  分类: 无中生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中生有老师

       从药物的角度着手,《内经》讲四气五味,四气是寒热温凉,药物的寒热属性,五味,辛甘酸苦咸,分属五行,《内经》讲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泻为阴,当然还有淡味,淡味渗利,也属阳。

       正宗的火锅都是陶罐,现在用不锈钢锅。瓦罐不管煮什么,都较醇厚。瓦罐,细土做的,土气醇厚,人本身也属土,所以是同气相应。煎中药也一样,药物在这个环境里,药效相对来说也是较平和,更适合人体的环境。

       有的人喜欢吃酸的辣的,酸辣很开胃,满头出汗,畅快淋漓,有一种酸辣汤,感觉胃口不好,来上一碗,食欲就会好,夏天有的人感觉上火了,吃一些凉拌苦瓜之类的,清凉味苦的去火,去去火也较舒服。象小孩爱吃糖,甘甜可口,脾胃较虚弱的人,也喜欢吃甜食。

       为什么酸辣的东西吃了就有开胃的效果。苦味的吃了能去胃里的火气,甜的,闻起来比较香,吃起来可口。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泻为阴。人属土,有一股中庸平和的气。可见四气五味属性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相对的,相对中和的土气而言。

       不同的药物有不同的气和不同的味,药物不同的气味受药物本性的作用是最主要的药物的本性决定了它有什么样的气味。大黄是西部高原地区较好,本身西部有收敛的金气,清凉,有降泻的作用,秉受了西方地域之势,这样它的药性就会有较完美的表现。辽细辛,辽宁东北的较好一些。巴豆附子四川的。人参东北的。熟地山药河南的较好。乌梅福建东南山区比较好些。粉甘草宁夏较好,那地方土层深厚。橘生淮南叫橘,橘生淮北叫枳所以道地药材,对临床上有比较好的帮助。

       麻黄是辛温通散的,升达木气,舒肝作用差不多是最强,《本经》里认为破癥瘕积聚。麻黄绿色青翠,晒干后,绿色也保存的较好。有些药一晒干,整个颜色都变了。青绿色属木气,所以麻黄的木气保存较足,较辛烈。麻黄的形状细长,比较锐利,药效来的较快。反过来想麻黄,很细很长的茎,干燥的麻黄掰一下很脆,一下就断了同时还有一股收敛之象。这种象,和辛温宣散的象是否是矛盾的呢?完全不是,就因为麻黄有这种迅猛宣散之气,如果没有收敛的非常紧的象收住它,这股气很快就散掉了。所以麻黄的结构就是为了收住它的宣散之气。一般新收的麻黄放一两年后,它宣通的气慢慢就减弱。新的一年之内的麻黄用上3-5g效果就很好。如果麻黄用三年以上的,用上15g可能也没有很大的宣散之力了。

       地黄,地黄用的是,地黄的根很肥大,汁液饱满,蒸熟之后是粘粘的滋润之象,所以地黄给人的感觉就是肥大,壅滞的感觉。所以中焦健运比较差的病人,用地黄就要慎重,用上之后中焦更壅更不动。没有宣通之象,没有麻黄那种较峻猛的宣通之象。

       比如,白果是有毒的,白果中毒用白果可以解毒;荔枝吃多了,肚子难受,用荔枝煎水可以解决。说明了药物形态与功用之间的关系都是相辅相成,相克相制的。乌梅是未成熟的果实,生气旺盛,生发之气,味又非常酸,所以用酸味来控制乌梅的勃勃生机,所以可以借用乌梅的酸味来调服肝气,调理木气。

       对药物的四气五味五行属性,在《内经》与《辅行决》里,是完全相反的两种说法,其实都是对的,《内经》是偏于从有形的味的层次来讲的,而《辅行决讲》是偏于从无形的气的层次来讲。举例来说,山药、地黄用根茎,根茎很发达。而地面上的茎则细长的绕来绕去,很细的茎叶,长出了一根很肥壮的根茎。地上的部分很弱,整个植物气场保留在地下的根茎,这就是“下盛则上虚”。反过来如西瓜、西红柿都是地上的部分很茂盛而根系不很发达,地上的部分很发达,这种情况则属于“上盛则下虚”。

      煎药时,有先煎,有后下,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运用药物的偏性。先煎是为了先煎之后取其,味是偏阴的,有些比较俊猛的药,如麻黄附子细辛,久煎之后可缓其迅猛的药性。而后下的药,大部分是药物较轻,取其轻清之,像各种花,香味比较浓郁的、容易散发的,当然也有个别后下或者是煎得时间比较短,是为了取其锐利之气,像是大黄黄连泻心汤,用开水泡一下就可也喝了,就是要取其迅猛之气。

       感冒喝上一剂麻黄汤,发汗就可以解决;阳明腑实证,大便不通一付承气汤,通腑泄浊;中焦健运比较弱的,几付理中汤健运中焦。

      中医对药物的认识,是从的层次。人身的一气周流就是一股土气,生命的运行就是如环无端,维持生命的运转。药物本身具有不同偏性,也是一股药气。 

      《黄帝内经》讲: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主明则下安,主不明则十二官危。药物这股气的偏性其实也是通过心神这个层次起作用,进而影响身体的一气周流。所以药物这种象,这股气是通用的语言,是可以跨越物质的。

       药物本身这股药气,直接和人的心神相互作用。拿麻黄来说,麻黄就会劝你,赶紧振作起来,积极一点,所以就发汗,加快心率,解表等,这些作用不是麻黄直接代替人体实现的功能,是人体自己的作用。

       命是有定数的,从中医的层次讲,不是所有病都能医好的。

       内经讲:阴阳者,阴阳之中复有阴阳,数之可十,推之可百,一气周流也具有类似的特点。一气周流左升右降,中土斡旋,分成五段,就是五行,木火土金水。五行之中复有五行,在水一段,仍有木火土金水的五行,在木这一段,也有木火土金水的五行,是可以无限制分下去。

        一气周流的一身土气,作为中焦来讲,体现中焦之气,一团土气,它升降斡旋,由内向外,就像一个漩涡,慢慢就转出来,往上左升的这一段转出来就是木火,右下的这一段往下转就是金水,人身的这个土气,从脏腑的层面是脾升胃降,肝心主升,肺肾主降。中医讲天人相应,气感比较好的朋友,有时自己就能感受到左升右降中土斡旋的这股气。

       佛经讲“成住坏空”,实际上也就对应了中医的升降,升发收藏这个过程,也是完全对应的。从时间上讲,一年春夏秋冬的更替,一天日夜的交替,也是有升有降,一气周流的或大或小的表现。从方位来说,南方属火,北方属水,东方属木,西方属金,中间属土从机体内部来看,人体的五脏六腑、经络,也是一气的。从药物的角度来看,有升发的药物,麻黄、附子、细辛,有敛降的药物,石膏、大黄、五味子,有中焦斡旋的药物,干姜、甘草,它也是组成一气回环的运行规律。

      西方一只蝴蝶拍拍翅膀,东方就可能下一场大雨(原话是南美洲的一支蝴蝶煽动一下翅膀,就有可能在一定条件下,经过逐级的反应放大导致美国若干个月后的一场龙卷风),其实就是这个道理。绿化能改善生态环境,也能改善人的健康,任何事物都在这种体系中生长壮老已对这层次体系的感应,是靠心来感应的。

       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中“余闻上古有真人者,提掣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寿敝天地,无有终时,此其道生。” “寿敝天地,无有终时”,寿命跟天地一样长久,没有终结,人正常寿命是百岁,为什么真人达到无有终时这么长的寿命,是“提掣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是这样达到的,独立守神就是守住自己的意识,不要想外面的这些东西,就不会感觉到好坏,这时与天地五行气息这张大网里所有事物的关系就好比解除脱离了,全而退,不用再循环里出不来了,就非常自在了,寿敝天地,无有终时,如果用佛经的话来讲,是不是就成佛了呢?

       中土药象
       每味药都有自己的一股气,药气对人体的一气周流产生一些影响。通俗讲用药物偏性来纠正人体一气周流的偏性。临床上疾病有缓急之分,有新旧缓急,所以用药的时候有峻猛刚柔之别。新得的病,比较急的病,用药的时候需要较峻猛,果断一些;病时间较长,病势较绵长,用药就应该考虑柔和一些,缓缓见功。

        有朋友在米醋厂工作,基本上就有一个体会:凡是在米醋工厂上班的工人,很少有感冒的。就是因为醋这股药气,把一气周流的木气,这股冲动之势表现在外面。酸味酸柔入肝,醋厂的工人就相当于在局部的环境里面,厂子里都有醋味,在一个醋味弥漫的环境里生活,整个身体的一气就受工厂大环境的影响。药浴对人体的影响作用也是类似。当然大的天气寒热对人体影响也是类似的。

       疾病有疾病象,用药物来组合,方子有方子的药象,跟布局一样。《景岳全书》里,叫新方八阵,也就是每一个方子都是一个阵,作战要布阵,其实开方就是布局,用药物来补充局面这么一种象,来纠正人体失偏的病象,所以药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最重要的呢?是药物的比例。如碰到非常危急的情况,没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没法扭转乾坤,所以用量很大。而有时,人非常虚弱,用药要非常轻柔。

       所以大家真的喜欢中医,要尽可能的多接触药,多去尝,体会,慢慢的就会有感觉。有时病人较少,来了病人开完方子,喜欢自己去给他抓药,有时方子开好了,到药房去抓药,有时候突然感觉到这个药又多了一点,有时候又觉得那个药又少一点,开方时没有感觉,抓药时,手头拿着药突然有感觉。这就是对药物这种药象直接的体会。

       当然比较复杂的疾病,还要比较仔细地开方,要琢磨一个好的布局。简单的病,用药不多的,比方说十味以内,也可以试着自己用手抓一下,不用称。好的厨师炒菜,加很多调料,拿个大勺子,这个加一点,那个加一点,调出来那个味很好,是熟能生巧。
       蝴蝶效应都是在气的层次上一种互相感应。水呢,它的这股气呢,跟其他还不一样,主要特点是收藏,老子在《道德经》里面讲水的时候,说“上善若水

 

       临床部分反过来讲,先讲中焦。水就是第一个。古人对水很有讲究,天上的雨水,有东流水,西流的水不行。现在都用自来水,纯净水。

       像河水,流动的河水,这股流通之气非常有利于人体的一气周流的畅通。没有河水时,就像张仲景讲的,把水放在一个大盆里,扬之千遍,水上有很多珠子,起很多水泡,也相当于是流通的水。

       一个老和尚讲一个方子,说包治百病,就是用一杯白开水,早晨起来空腹,温温的,一点一点的,一会喝一小口,慢慢地喝,实际上我感觉,早晨起来,是阳气升发,木气开始升动之时,用一个比较纯净的水,缓缓咽下,分很多次,实际上就是把水人为地加了一股流通之势,一点一点地不停地往下喝,这也是一股气势,就跟河里一浪打一浪一样,也是一种气势,慢慢地往下推动。

       有时碰上需要发汗的病人,感冒了需要发汗,就烧一盆热水泡泡脚,出点汗也就好了。

       生了小孩,给产妇喝小米粥。像黄土高原小米,又黄又黏又香,非常养人。所以一般大病初愈,或是术后的病人,刚开始进饮食的时候都是流食,要求只能喝小米粥。这就是小米入中焦,养中土,一碗米汤就是一付很好的药。

       跟米汤有点接近是饴糖。饴糖就是麦芽糖。用小麦的胚芽做成的饴糖,是精华,所以张仲景在大小建中汤里面都用饴糖作为君药,目的就是为了调养中土。

       那么饴糖,感觉比米汤、馒头更好消化。饴糖本身是小麦的胚芽发酵的,好像我们胃消化、腐化食物。在陕西这边,当地人用枣模糊可以代替饴糖,把大枣煮熟,去皮,去核,加上一点面粉,熬成跟稀饭一样,非常养人的。

       东方的一些国家都喜欢吃香甜的,不软不硬的,都跟人中焦土气相对应、同气相求。五行当中土的臭是香味,味道是甜味,甘,用缓急来说中气是以缓和为正,从颜色来讲是黄色,属土。

     甘草,主要是在内蒙古、甘肃、新疆、宁夏。这些地方大部分土层都比较深厚,土气浓厚,好的甘草生长的地土质疏松,最好的干草是粉甘草,粉甘草切片不硬不软,粉较多。新疆的甘草,比较偏西边,金气比较浓厚,所以那边的甘草长的就比较结实,打出来的粉也较少,气味也相对弱一些,收的比较紧。甘草根圆圆的,基本上没有侧根,是稳重之势。人参有许多须根,甘草就没有那么多。甘草皮,有点棕红色,或者是褐色,里面黄色比较正,五味,甜味,是那种绵绵不绝的感觉,包括臭味是一种比较香甜的感觉,质地既不像白芍那么硬,不像黄芪那么软,所以在《别录》里面把甘草称作 “诸土之精

       人生病后气大部分是郁滞,木气郁滞要么出现横冲直撞,出现风气,要么就是郁滞之后成为郁结,大部分情况,属于风气居多,这时甘草就有很好的缓和木气的作用,实际上就是缓和人体的一身周流之气,所以甘草治病,就是用它这股中重纯和的土气,雍容缓和,土气本身以缓和为贵,人体一气周流也是以缓和为贵,靠这个特性来恢复人体的一气周流,所以个人认为甘草这味药能顾摄全局,能铲除一切叛乱,使一气周流不乱窜,解除窜乱。

       平时讲甘草能解诸药毒,能和解百药,实际上就是甘草这股缓和之气,《神农本草经》说甘草主五脏六腑,这个脏为阴腑为阳,因为甘草是阴阳不偏,脏腑具入,人参主五脏,因为人参是偏阴的,入内。甘草就是这种象,能干这么一件事,它凭着这股纯和中重的土气,能顾护一气周流的全局,从而达到调摄的作用,,就是既能调快,也能调慢,,就是顾护的意思,就是缓和在我这个范围内,不能超过这范围,从而使一气周流恢复和顺的本性。

       所以临床上附子中毒,尤其是火神派,会碰到这个问题,甘草就是治疗附子中毒很好的药,书上讲黑豆,五味子也能纠正这个偏性。附子中毒,我的理解是附子是开破的,能散,散得太厉害,一下子堵到一块儿走不动了,甘草就是把这股劲儿给柔顺一下,附子的力量就没有那么大了。而黑豆,五味子靠的是收敛作用,把附子发散之性收住,但是由于附子散的太厉害,再去收,有时也不见得行。这时感觉甘草更好,甚至单纯用甘草。

       网上有一位老师叫(陈兴华),是一位民间的老师,讲到山区的人在误服野生的乌头中毒,可以用小木棍敲打全身,就是疏通全身的气血,甘草的作用也是一样,就是缓缓疏通,把附子很强的冲劲缓和下来。

       甘草,主要是调理土气,人身一气周流,无非就是土气,不过中焦是一股比较纯和的土气,木气金气相当于一股大的土气,比较靠边的土气,是生发和下降的土气,所以甘草这股纯和的土气就能入一气周流,任何一个地方,木火土金水,任何一个地方它都能流通到,都会影响到,如果从归经理论来讲,五脏六腑,十二经络无所不到。

       甘草量一般我是用五克以上,如果是跟辛温通散的药附子啊麻黄一起,量就会大些,不至于散的太过,比较急的时候,病比较重的时候,就要用大量的甘草,一些肿瘤病人甘草可能会用到一百克以上。

       什么时候甘草不适合用,如果中焦郁结的比较厉害,湿气比较多一点,气郁结的比较深,便重,如果不想用通散的药,而是用一些淡渗的药,中焦的药稍微通畅一些,这时不用甘草,甘草会使中焦郁的更厉害,因为它的气是比较缓和的,本身就走不动,当然如果说用上一些通散的药,把中焦给转起来,这时可以稍微用一些,中焦郁的太重的时候甘草量不要太大了,少一点比较好。

      甘草本身不是以通行为主的药,是坐镇中州,是坐天下的,不是打天下的,所以甘草又被称为国老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