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千字文》:第二讲  

2008-10-27 11:58:36|  分类: 中华大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讲了天文地理、气象物候、人类社会的出现和中国最早的政治制度。第二部分落实到人,把人做好是一生的头等大事。

人字的甲骨文字形,是叉开腿侧立的人的形象,两撇代表人的双重属性。人有基本的生存的需求和高层次的自我实现的需求,这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要求每人都做到“无私无欲”不现实。

孔子《礼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食色性也,是人的动物属性,不解决就谈不到其他。老子也说过要“寡欲”,无欲是神不是人。  

 

盖此身发,四大五常。

“身发”指代我们的肉身。人的生命体由两部分组成,一是物质的“四大”, 一是精神的“五常”。

四大指的是“地水火风”,是印度哲学概念。古印度人认为,物质世界是由“地水火风”四类构成。中国则认为,世界由“木火土金水”五种元素构成。严格地说,“地水火风”四大的本义是基本形态:固态、液态、气态,这和经典物理学说的一样,物质有气体、固体、液体三种形式。固态用地来代表,液态用水来代表,气态用风来代表。火则代表物质有温度,温度是物质属性的一个参数。

五常是人的性德,人性有五常之德,就是“仁义礼智信”。五常之德是天德,这是天赋与人的天性。常是恒常、永远的意思。

整个第二部分,是围绕五常之德展开的。所以说《千字文》用字不多,勾勒出一部完整的中国文化史纲要。

恭惟鞠养,岂敢毁伤。

出自孔子的《孝经》。《孝经》是儒门十三经之首,历来读书规矩是先读《孝经》然后才有资格读《四书》。《孝经》是曾子问孝,孔子回答,再由曾子及其门人整理而成。孔子《孝经》开篇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我们这个身体是受父母遗传而来的,使用完毕以后要归还的。向别人借来用的东西,一定要妥善保管,所以才说“恭惟鞠养,岂敢毁伤”。

“恭”是恭敬、谦逊,“惟”是惟谨、顺服的意思。“鞠”和“养”的意思,都是抚育、长养的意思,《诗经小雅蓼莪篇》说:“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

女慕贞洁,男效才良。

人的性别虽有不同,但五常之德是相同的,都是仁义礼智信。

“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男女本质上的差异就是“女慕贞洁,男效才良”。

先秦诸子的学说,无论孔孟还是老庄都是精纯质朴,绵软甘醇。秦汉以后的各家早已不是诸子的本来面目。特别是唐宋以后,对妇德女道更是歪曲,贞烈牌坊就不知苦害了多少女子。

“贞”字的本义是正,甲骨文形从卜从贝,是最古老的占卜用语。上古卜卦,问事之正不正,就曰问贞。《易经》中称“元亨利贞”,为乾之四德。

“洁”是干净、没有污染的意思。“女慕贞洁”是女子应追求内心方正的品性和外在洁净的品行。

对男子的要求也有两条,才与良。“才”指人有能力、有才智。“良”是指有德,有德行才叫良。男子应是德才兼备的贤人。历来规律是,有才的无德,有德的无才;德才兼备的人太少了。二者不可兼得的话,宁愿有德无才。

知过必改,得能莫忘。

知道自己的过错一定要改正,有能力做到就一定不要放弃。“得”与“德”二字通假,“得能莫忘”有两重含义,一是从他人之处有所得,知恩必报的意思。二是我们自己于修心、修身上有所得,莫忘。刘备白帝城托孤,教育儿子阿斗:“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

“知过必改”这一句话,也是语出《论语》。“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徒,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孔子说,社会动荡的时候,第一是人不讲品德修养,第二是人人浮躁,第三是明知道该做的事却不肯去做;第四就是自己的缺点总也改正不了,这是孔子每天都在担忧的。

罔谈彼短,靡恃己长。

“罔”和“靡”都是表示禁止、劝阻的的意思 。“靡”字的本义是无、没有。不要谈论别人的短处。不要依仗自己的长处而骄傲自大。《易经》六十四卦,只有一卦六爻皆吉无凶,那就是“满招损,谦受益”的卦。

信使可覆,器欲难量。

“信使可覆”是个倒装句,意思是:说过的话要兑现,要经得住考验。“覆”字是倾覆的意思,此处引申为审察、检验。

“信使可覆”这句话,出自《论语学而篇》。“有子曰:信近于义,言可覆也”。孔子的学生有子说,信与义是一样的,是说立定的志向、发过的誓愿要经得住检验,能够兑现。信是五德之一。信主元气,五行属土,对应人的脾胃。不讲信用的人,没有不伤脾胃、不损元气的。大地属土,其德主信,如果大地失去信用,春不生、夏不长,孔子说“人无信而不立”,没有信德,不能立身、立命。

“器欲难量”是说,做人处事,心胸要大。“侯王颌下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心小量窄的结果,是嫉贤妒能。

墨悲丝染,诗赞羔羊。

典故出自《墨子》与《诗经》。《墨子》一书中有个“墨悲丝染”的故事。墨子有一次路过染坊,看到雪白的生丝在各色染缸里。任凭你怎样漂洗,也无法再将染色丝恢复本色了。墨子悲泣地说:“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不可不慎也”。暗喻了人的本性像生丝一样洁白,一旦受到污染,再想恢复质朴纯洁,已不可能了。

“诗”指的是《诗经》,《诗经风召南》里面有“羔羊”一篇,赞美小羊羔毛皮洁白。感叹人的本性像羔羊的皮毛一样洁白柔软。

景行维贤,克念作圣。

经文出自《诗经》与《尚书》。《诗经小雅车辖》中有诗句“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说贤德之人,德如高山人人敬仰,行如大道人人向往。“景行”是指崇高光明的德行,景字是日照高山,有高大、光明的意思。德行正大光明才能成为贤人。

《尚书》“惟狂克念作圣,惟圣妄念成狂”。庄子用“野马”来形容人狂奔不已的思想,这里的“狂”字就代表了我们凡夫俗子。能够克制自己狂乱的思想,凡夫就变成圣人。放纵心念,圣人也会退化为凡夫。

德建名立,形端表正。

“德”与“名”是名利的简称。人没有一个不追求名利的。“德”是因“名”是果。如果反过来,只求名利不修德行,是缘木求鱼。孔子《易经系辞》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老子《道德经》五千言,前面三千字为道经,后面二千字为德经。道为理体, 明道不行道,不会有德。道与德很难兼得,“有道无德,必定招魔有德无道,一座空庙”。不积功累德,盲修瞎炼,会走火入魔,因为修行没有资粮。外表道貌岸然,内里一定是空的,因为根本没有明道。

“形”与“表”又是一对,“形”指的是人的整体形态,身心两部分都包括在内。心正身正,身正仪表自然端正。

诸子百家里的《管子》。是中国历史上,谈管理学的第一书。管子是齐桓公的首相,他通过发展经济,帮助齐桓公富国强兵,使齐国成为春秋诸国之首。《管子心术篇》中说:“形不正者德不来,中不精者心不治。正形饰德,万物必得”。人身似馆舍, 德如贵宾,馆舍不干净就留不住贵宾常驻。

德行正大光明,才能成为贤人;克服自己的妄念,才能成为圣人。

德行建立起来了,声名自然会树立;心行举止端庄了,仪表就会端正。

空谷传声,虚堂习听。

祸因恶积,福缘善庆。

 空旷的山谷声音会持续不断,空荡的堂屋中声音到处都会响应。“虚堂”是空屋,“习”是重复。

“祸福”出自《易经》:“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老子说过“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所以“福将至,观其善必先知之;祸将至,观其恶必先知之”。善恶积累过程是事物量变阶段,此阶段还可自己控制。一旦到了祸福临头质变阶段,非人力所能控制了。

“空谷传声”传的是谁的声?“虚堂习听”听的又是谁的声?都是自己发出的声音。人的祸福也都是自己招来的,所以《太上感应篇》的第一句话就是“祸福无门,惟人自招”。  

尺璧非宝,寸阴是竞。

出自《淮南子》。“圣人不贵尺之璧,而重寸之阴”。上等的美玉称璧。一尺长的璧非常宝贵,与光阴比较美玉也不是宝贝,片刻时光却值得珍惜。

古人为什么将时间叫做“寸阴”呢?古代计时工具中有一种叫日晷,是石头上面带有刻度的盘子,盘面上有一根垂直的铁针。日晷盘面上的刻度非常复杂,分为好几层。因为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是椭圆的,地球自转的地轴又是歪的,所以四季的日照高度不同,落在日晷上的阴影也长短不一。当夕阳落山时,阳光在日晷上的阴影只有一寸长。如不抓紧时间寸阴就没有了。所以才有“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成语。“竞”字的甲骨文字形是二个人在竞逐、奔走,本义是争竞、角逐的意思。

资父事君,曰严与敬。

五伦就是父子、夫妻、兄弟、朋友、君臣,五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人之间不能脱离的基本关系。

人性中有仁义礼智信五德,人心中要明五伦之道。五常是天道,五伦是人道;在天言五德,在人间就表现为五伦。例如,父子之间讲仁,仁德是父子之道。夫妻之间讲智,智慧是夫妻之道。朋友之间讲信,诚信是友道。君臣之间讲义,义者宜也。现代人不明五伦之道,颠倒伦常关系,社会怎么能不乱呢!

五伦之首是父子之道,父慈子孝。父道叫慈道,严就是慈,爱即是害。父母下面对应的子道就是孝道。中国文化的核心就是“孝”字,懂孝就算“明道”,遵照孝之理去做就是“行道”就是修行,所以说“百善孝为先”。

将孝道仁爱之心向外展开,就是兄弟之道、夫妻之道、朋友之道和君臣之道。古人说,“忠臣必出于孝子”。

“资父事君”的意思是资养父母、侍奉君王,原则是“严”与“敬”。孔子《孝经》:“资于事父以事母而爱同,资于事父以事君而敬同”。强调奉养父母与侍奉君王是一样的,都要一丝不苟,虔诚恭敬。《弟子规》中要求“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孝当竭力,忠则尽命。

出自《论语》“事父母能竭其力”与“臣事君以忠”两句而来,强调孝敬父母应当竭尽全力,忠是全心全意、恪尽职守。

有将“忠则尽命”,解释为“忠于君主要不惜生命”。孔子、孟子都反对这种没有理性的愚忠,历史上最著名的诤臣是唐朝的魏征。他对唐太宗说:“我要做良臣,绝对不做忠臣”。唐太宗问为什么, 魏征回答说:“忠臣没有好下场,不是被砍头就是被挖心,所以我不做忠臣”。唐太宗听了哈哈大笑也明白了魏征的用意,就是明君一定肯接纳贤臣的谏言。

忠于君主要不越位行事,否则劳而无功,孔子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临深履薄,夙兴温凊。

“临深履薄”是事君之道,“夙兴温凊”是资父之道,是严与敬的具体体现。

“临深履薄”出自《诗经小雅小旻》“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古人做人处事、言行举止谨慎,懂得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的道理。

事君谨慎的另一原因是,除了开国的前几代帝王,后代的职业皇帝往往都有心理障碍。职业皇帝,文不及文臣 武不及武将,自认为受到戏耍所以喜怒无常。    “夙兴温凊”出自“夙兴夜寐”与“冬温夏凊”。“夙兴”是早早起床,“夜寐”是晚点儿就寝,《诗经大雅抑》“夙兴夜寐,洒扫庭内,维民之章”。古代夙兴夜寐的标准是,做儿女的要先于父母而起,迟于父母而睡。早晚两次要给父母问安,也就是《弟子规》中说的“晨则省,昏则定”。     

“温凊”是冬天注意防寒,夏天注意防暑,是《弟子规》中“冬则温,夏则凊”的意思。《二十四孝》故事里就有“黄香扇枕”,黄香九岁就能在暑天为父母扇枕头,冬天用身体给父母暖被子。即侍奉君主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孝顺父母要早起晚睡,冬暖夏凉。

似兰斯馨,如松之盛。

让自己的德行、修养象兰草那样的芳香,象青松那样的茂盛。《易经系辞》里有“其臭如兰”的形容。“馨”是散布很远的香气,比喻人的德化远播、流芳百世。

古人认为松与君子一样,常青不老,四时不易其叶的品质。松为人君,传说梦见树的人将为公,所以公木为松。树则被认为是阴木,可以寄托哀思,西方属金色白,故白木为柏。中国文化中的陵墓旁一定要植柏,墓柏是陵寝的一部分,盗伐墓柏的与挖坟掘墓者同罪。

一个人的德行可以感染人,象香草香气远播;真正的德行能够耐霜雪,经得住恶劣环境的考验。荀子说过“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川流不息,渊澄取映

德行应该象江河水一样川流不止,流传子孙后代。

“渊”是水停之处,深水潭叫作渊。祖先建立的德行象潭水一般洁净无染、清澈照人,后人应以此为鉴。

容止若思,言辞安定。

出自《礼记曲礼》“毋不敬,俨若思,安定辞”。俨是恭敬、庄重。容貌恭敬庄严,举止沉静安详就是“容止若思”。“言辞安定”是言语安定沉稳,有定力。古人教导我们,君子是“修己以敬,安之以人”。内心敬才能重,重了才能定。内有定,外表举止才有安。

 

“礼”是协调社会秩序的总则,使人恭俭庄敬,其中心就不能离开诚敬二字,所以孔子在《论语》里说:“经礼三百, 曲礼三千,一言以蔽之, 无不敬”。 

《论语集注.为政第二》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诗三百十一篇,言三百者,举大数也。蔽,犹盖也。“思无邪”,鲁颂駉篇之辞。

凡诗之言,善者感发人之善心,恶者惩创人之逸志,其用归于使人得其情性之正而已。然其言微婉,且或各因一事而发,求其直指全体,则未有若此之明且尽者。

故夫子言诗三百篇,而惟此一言足以尽盖其义,其示人之意亦深切矣。程子曰:‘思无邪’者,诚也。范氏曰:“学者必务知要,知要则能守约,守约则足以尽博矣。经礼三百,曲礼三千,亦可以一言以蔽之,曰‘毋不敬’。”

 

笃初诚美,慎终宜令。

马跑得很慢叫作“笃”,引申义是厚实、硕大,如有笃爱(厚爱)和笃交(深交)。“初”指一件事的开端。

“慎终”是“慎终如始”,“令”也是美、善的意思, 老子也说:人往往是功亏一篑,常于“事几成而败之”。

荀子曾说过:生是人的开始,死是人的结束。开始和结束都完美,人的一生就完备了。能笃初慎终,善始善终的人太少了。

荣业所基,藉甚无竟

“荣业”是荣誉与功业。“籍甚”的意思是凭借于此而更加强大,《汉书 陆贾传》文中有“名声籍甚”。要慎终如始,小心谨慎地做人, 是一生荣誉与事业的基础,有了这个根基,荣业的发展才能没有止境。“无竟”就是永无止境。

佛教中“业”字用得很多,例如:善业、恶业、业障、业报等等。一件事情在进行中叫“作”,结束后叫“业”。只要做事就一定会有结果,“没有结果”也是结果的一种,所以善行造成善业,恶行就形成恶果,不善不恶的行为是不是“无计”的业果。任何事情,有好的开端固然很好;能够慎终如初,坚持到底就更为难能可贵。这是人一生荣誉与事业的基础,有了这个根基,荣业的发展才能没有止境。

学优登仕,摄职从政。

出自《论语子张篇》“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

中国上古时期,选拔人才的方法是取士,在十个青年中选一个优秀的,就叫作“士”。士字不是上十下一吗?被挑选出来的士,由国家出钱进行再培训,学礼法、政策、法规等政事。培训完成以后,再挑选优秀的士出来为人群服务。这时的士加个亻旁,叫作“出仕”,也就是放出去做管理工作。作官政绩好的,又被选拔出来再培训、再提升,就是“仕而优则学”。

“摄职”是先给一个代理官职,摄是辅助、佐助的意思。

存以甘棠,去而益咏。

一旦“摄职从政”以后,就要像周召伯那样,人虽然死去了,但百姓永远怀念他。“甘棠”就是棠梨树,典故出自《诗经召南甘棠》篇。

周召伯,姓姬,名奭,是周文王之子,周武王同父异母的兄弟,曾帮助武王伐纣。武王建立周朝以后没几年就病故了,儿子成王继位。成王十四岁无法理国事,就由他的叔叔周公旦协助理政。朝中的反对派就聚集在召伯身边形成另外一股力量,召伯虽非文王嫡出,但还是与周公一起共同辅佐成王理政。召伯巡视南方的时候,曾在一棵高大的甘棠树下休息、理政,后人因为怀念召伯,不忍心伐掉这棵甘棠树。

《诗经》“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意思是“甘棠树啊高又大,不能砍啊不能伐,因为召公曾休息在这棵大树下”。

自古以来,这棵甘棠树到底在哪里不确定。最近有资料证实,在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有个“上甘棠村”,村人多姓周,据传是宋儒周敦颐的后裔。据上甘棠村明代的族谱,《永明周氏族谱》所载:“吾甘棠,召公驻节过化之乡”,证明了召伯是在巡视湖南的时候,在此甘棠树下休息。

“去而益咏”是说,周召伯虽离去,但百姓却越发歌颂他、怀念他。

 乐殊贵贱,礼别尊卑。

“礼”是中国文化的统称,孔子的学生, 有子在《论语泰伯篇》中说“礼之用和为贵”。中国文化归根到底就是追求“和”。“乐”是艺术形式的总称,包括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

孔子在《论语阳货》中说:“礼云礼云,玉帛云何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何哉”? 礼啊礼啊,不是送两包点心就是礼,那是我们的文化精神、文化哲学;乐啊乐啊,不只是唱歌跳舞,那是要将我们的精神升华到永远乐观的境界。

中国的礼乐是对己不对人,用礼来约束自己方便他人,以达到和为贵的目的。礼象篱笆墙一样,挡君子不挡小人。乐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中国的歌曲都是低吟慢唱,是唱给自己听的。乐器也都是独奏的,无论笙管笛箫、琴瑟琵琶,都是声音小而柔,是演奏给自己听的,目的是养心。西洋乐器多是演奏给他人听的,所以震耳欲聋。

至于“贵贱尊卑”,是我们心理观念造成的。西方文明的长处在物质科学的进步,东方文明的长处在人文文化的传承。中国有五千年的人文文明史,是世界上唯一有五千年文化传承的国家。

上和下睦,夫唱妇随。

前面说到“礼之用和为贵”,天道、地道、人道都要和,和合万物才能生养。道之和叫“太和”、道之和叫“中和”、道之和叫“保和”,“保和”是要求人保持住天地赋予的和气。紫禁城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家和万事兴。

和合二仙是一对,上有和下有睦,所以“上和下睦”。“和”是协调、平静、美好;“睦”字从目,目顺也,就是看着顺眼,引伸义为亲近、好合。  

音乐要根据身分的贵贱有所不同,礼仪要依据地位的高低有所区别。

长辈与晚辈要和睦相处,夫妇一方倡导的另一方要服从。

外受傅训,入奉母仪。

在外面要接受老师的训诲,在家中要奉持母亲的规范。

“傅训”是师傅、师长的训诲,属于师道。韩愈的《师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古代的“傅”多为“人师”,要对一个学生的品行负责,“行止不端,读书无益”。

“母仪”是母亲的举止仪表,过去大臣给皇太后送匾额,都题写“母仪天下”,勉励皇太后做天下人的榜样。《三字经》“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诸姑伯叔,犹子比儿。

将爱心扩展到自己的家人。对待姑姑、伯伯、叔叔,要象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对待侄儿、侄女也要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

人非圣贤,做到大公无私不易。孟子说:第一步“亲亲”,先关心自己的家人,第二步“仁民”,关心同类人, 应互相帮助。第三步“爱物”,爱护众生、爱护生态环境,所谓的“天同覆,地同载”。

孔子说,对父母尽孝是小孝,是孝之始;能够爱天下人、爱万物才是大孝,是孝之终。孟子也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孔怀兄弟,同气连枝。

兄弟之间要相互关爱,彼此气息相通,如同树木,同根连枝。

“孔怀兄弟”出自《诗经小雅常棣》“死丧之畏,兄弟孔怀”。“孔怀”就是非常关怀、关爱的意思,指兄弟手足之情。

《弟子规》说“兄道友,弟道恭;兄弟睦,孝在中”。 

交友投分,切磨箴规。

交友一定要投缘分。朋友相处,应像曾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弟子规》中说“善相劝,德皆建;过不规,道两亏”。朋友之间要互相鼓励,有过失要互相规劝,这就是“切磨箴规”。切磨是“切磋琢磨”。“箴”字的本义为竹针或石头针,可用于针灸治病。箴文是规劝、纠正作用,箴言就是能激励人的座右铭。

朋友间的规劝也要注意分寸,孔子《论语》中告诫:“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也”, 过分就会自取其辱。

“切磋琢磨”是指玉石加工过程的四道工序。从昆仑山采石,第一道工序就是“切”,从中间剖开看是否有玉,第二道工序是将石头中的玉“磋”出来,这种未经雕琢的原料玉石叫做“朴玉”。接下来按照朴玉的形状进行雕琢,就叫“琢”。最后一道工序是磨光,就是“磨”。前两道工序一个人干不了,所以要“两个人切磋切磋”;后两道工序可以自己干,因此说“让我琢磨琢磨”。

仁慈隐恻,造次弗离。

节义廉退,颠沛匪亏。

 “仁义礼智信”五德,  仁是五德之首。仁慈就是仁德,仁是体,慈是用,无条件的博爱就是慈。

“仁者爱人”,有爱心,爱人、爱物就是仁。慈则是爱的升华,是无条件的。

“隐恻”是见人遭遇不幸心有不忍,是仁慈之心的表现,“痛之深为隐,伤之切为恻”。做人的标准以恻隐之心为首,没有恻隐之心就不是人。

“造次”的本义是仓促、草率。人在忙乱仓促、来不及思考的时候,仁德所表现出来的慈爱,就是“造次弗离”。

“节义廉退”说的是仁以外的其余四德“信义智礼”。“节”的本义为竹节,引伸为气节,所谓“君子竹,大夫松”,。

古代国家的特使出访,手中持一根竹子做的“旌节”,象征国家的主权与尊严。西汉的苏武,奉汉武帝之命出使匈奴被匈奴扣押,流放到北海牧羊十九年,汉昭帝时才被迎回中原。苏武须发入雪,手中高举着那根旌节回到长安,被传为千古佳话。

”是孟子学说的核心,是孟子一生追求的目标,  孟子说“舍生取义”。

”是孔子追求的目标, 孔子说“杀身成仁”。

“廉”指一个人有操守,不苟且,在五常中代表“智德”。“退”的意思是谦退、谦逊、礼让,是“礼德”。

有“仁”才有“义礼智信”四德。日本人五德中做到了四个,偏偏缺少仁德,所以日本民族虽然传统文化继承得好,但始终不能如愿执世界文化之首,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

很多时候,只用一个仁字就代表了五德,孔子在《论语里仁》说:“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君子在一餐饭这样短的时间里,也不能离开五常之德,于造次颠沛之间,更是如此。“颠”是狼狈困顿,“沛”是跌倒倾仆,“颠沛”合用比喻人的生活动荡困苦,人生挫折困顿的状态。

对人要仁爱,要有同情心,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能丢掉。

气节、正义、廉洁、谦逊的品德,即使在颠沛流离的时候也不能亏缺。

性静情逸,心动神疲。

守真志满,逐物意移。 

“性敬情逸”是人的心性沉静下来,心情就会安逸、悠闲;相反,性不静,情不安逸,就会“心动神疲”。

“守真志满”是守住真常之性。“真”指人的本性、本质,“守真”就是守住自己纯真的本性。人的心志就会饱满。道家有“返璞归真”的说法。如果跟着外物跑,心被外物所动,意志转移、被改变了。

西方心理学偏重于研究人的行为,根据行为研究人的心理。东方心性学单刀直入,直探人心的根源。

六个字代表了六个不同的概念、不同的心理层次,“性、情、神”是人的心理之根,所以字用竖心旁;“心、志、意”是人的心理活动,所以字形用底心。其中最活跃的是心,“心”可以与其他五个结合形成五种不同的心理:心性、心情、心神、心志、心意;“神”可以结合三种:神情、神志、神意;“情”可以结合两种:情志、情意;“性”只有一种,性情。

“性”是天赋的、天生的,是人心理活动的本体。“性”的表现形式就是“情”,子思《中庸》里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其节谓之和”。未发是性之未动, 还没有变为情的时候,是最理想的状态,叫做“中”(上古时代的中原音,今天的河南话里“中”还是读第三声)。一旦性情发动,性变为情了,就要“中其节”,节是节骨眼、是关键。“中节”就是要正中靶心,恰到好处,己人都不伤。孩子闯了祸,教育得恰到好处,会乖乖接受,这就是和。处理得过了火,将陈糠烂谷子一起翻出来,他一定不服气,因为你没有中节。掌握火候,就需要智慧。 

心性沉静淡泊,情绪就自在安逸;内心浮躁妄动,精神就困顿萎靡。

守住真常之性,心志就能够充满;一心追逐外物,意志就被改变转移。

 坚持雅操,好爵自縻。

 一个人只要能够坚持高雅的操守,好运自然会来临,不用向外去求 。

“雅操”追求高雅的操守、高尚的道德,即五常之德与五伦之道。但人都是正眼未开,不知正身求己,反而拼命地向外追求,希望福从天降,这是不明理。理不明就无法行道,道不行就没有功,没功就没德,没德福从哪里来呢?

“好爵自縻”一句出自《易经》,卦“我有好爵,吾与尔縻之”的话。“爵”是酒具,因贵族的等级不同使用的爵器也不同。后世把爵作为爵位、爵号、官位,好爵即指代高官厚禄、好运气、好机会。

“縻”的本义为拴牛的绳子,  拴马的绳子叫羁,羁縻合用是牵制、笼络的意思。“自縻”就是自己拴住自己,也就是自修己德,好运自来的意思。中国文化是自立的文化,儒家思想中解救人类的只有人自己。 求人不如求己,求己者贵,知足者富。《易经乾卦》的第一句话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自强而后才有外援,自立而后才有天助,所以叫做“自縻”。

坚持高雅的操守,好运自会系临其身。

 第二部分《千字文》中心,主题就是谈如何做人。指导怎样端正思想、修正行为,从而建立起自己的德业。最后将重点落实在心性的修正上面,也就是“性静情逸,心动神疲。守真志满,逐物意移”。能够身体力行做到了,自然就会“好爵自縻”。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