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dp.1008的博客

天人合一

 
 
 

日志

 
 

《千字文》:第四讲  

2008-11-04 17:11:28|  分类: 中华大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字文》的第四部分,是全文的最后一章。这一章是整篇文字最多的一部分,描述了温馨的人情和恬淡的田园生活,赞美了那些甘于寂寞、默默奉献且不为名利所羁绊的人们。 

治本于农,务兹稼穑。

治国的根本在于发展农业,中国自古就是以农业立国,中国文化起源于黄河流域,黄河从昆仑山下的约古宗列盆地发源,汇集于星宿海,过矶石山,经九曲十八弯,从西北高原流下来,将挟带下来黄土覆盖了华北几个省的地区,形成了冲击性平原。

发展农业就要有水,降雨量是最基本的要素之一。中国农产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夏三月,完全靠由南海(菲律宾海)吹过来的东南风(术语叫季风),加上由西域(新疆)横向扫过来西风(术语叫旋风),将季风气流升高,使其温度降低,才能“云腾致雨”。有风才能有水,可见中国人讲“风水”的历史太悠久了。

“务兹稼穑”的务是从事、致力于的意思,兹是代词,代替此,一定要从事于此。此是“稼穑”。稼是禾苗的穗和果实, 穑是收割庄稼,后世把春耕叫稼,秋收叫穑。稼穑泛指“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整个农业生产过程。

俶载南亩

俶是开始,载是从事,南是向阳的方向,亩是土地。“俶载南亩”就是说要在向阳的土地上开始从事农作了、开始种地了。《诗经豳风七月》里面有“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同我妇子,馌彼南亩”的诗句。

周朝的农业,采取“井田制”,约100亩耕地为一井,平分为九块,形如井字,为八户人家所有。井字中间的一块为公田,属诸侯所有;

我艺黍稷

我是我自己,艺是种植的意思。我们常说的园艺一词,其中的艺不是说园林艺术,而是种植、栽培的意思。

黍稷是古人最主要的两种粮食作物,黄米(黏米)叫黍,谷子(小米)叫稷。黍稷在此地就代表了五谷,浙江省余姚县的河姆渡遗址,出土有五谷的种子。这些五谷的种子距现在7000年左右, 新石器时代。黄帝距离现在有5000年,但种植五谷,从事农业活动并不是从黄帝时代开始的,而是从神农氏时代开始的。从伏羲氏开始至今有12000年,黄帝到现在是5000年,伏羲氏到黄帝是7000年,中间还有神农氏,神农氏再到黄帝也有几千的时间,中国以农业立国的历史太悠久了,至少有7000年。

治国的根本在于发展农业,一定要做好播种与收割的农活。

一年的农活开始了,我在向阳的土地上先种上黄米和小米。

税熟贡新,劝赏黜陟。

庄稼熟了,把新收获的庄稼交给国家叫做纳税,所以税是禾木旁。缴现金的为纳赋,赋字是贝字旁。由下位献上叫做贡,由上位向下面收叫税。每屯藏粮都要用红笔标明因老鼠造成的自然耗损,因此老鼠又叫耗子。

权是勉励,赏是奖赏,黜是惩罚,陟是晋升。“劝赏”是对农户的奖惩制度,“黜陟”是对政府官员的撤职、升迁制度。

庄稼一成熟就要纳税,把新谷献给国家。官府要按照贡献对农户予以奖惩,

对有关官吏予以或升迁。

孟轲敦素,史鱼秉直。

孟子是儒家的亚圣。敦是推崇、崇尚,没有染过色的丝是生丝,叫素。前面讲过“墨悲丝染”,白色的生丝就是素,无字的石碑叫素碑,引申就是质朴、不加装饰。

“孟轲敦素” 第一层意思是孟子崇尚质朴的本色。第二层意思是要我们恪守伦常之理。

史鱼是与孔子同时代的人,它是卫国的大夫,为人正直,以敢谏闻名,他的君主卫灵公不是贤明的君王,且信用宠臣。史鱼讲直话,给卫灵公提建议,罢黜佞臣,任用贤士。禀字的本义是赋予、给予,“史鱼禀直”就是说:史鱼有坚持正直的品德。

庶几中庸,劳谦谨敕。

庶几是大概的意思。“庶几中庸”,孔子《论语》里提出:“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孔子的孙子子思,写了一篇论文《中庸》。原是《礼记》中的一篇,宋儒朱熹将其抽出与《论语》、《孟子》《大学》放在一起,并称《四书》。

庸的意思是庸常,普通、平淡。心性要方正,处事要圆融。

庶几中庸是差不多近乎中庸了,还有四点要做到。就是“劳谦谨敕”。劳是勤劳,谦是谦逊,谨是严谨,敕是检点。保持内心方正,能够勤勉、谦逊、谨慎、检点,是中庸标准。

聆音察理,鉴貌辨色。

聆是仔细听,察是审察,俗话“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就是这个意思。古人含蓄。 鉴的本义是铜镜,有鉴别的意思。貌是一个人的容貌和外表,“鉴貌辨色”是通过观察人的容貌来辨别他内心的活动。

相学,又叫风鉴之学,曾国藩挑选湘勇组建湘军,有鉴貌辨色的“三字诀”:黄、长、昂。黄是面色黄,俗话说:小白脸儿没好心眼儿,长是手脚要长大,这样的人有力量, 昂是精神旺盛、气宇轩昂。

听人之言要审察其是非道理,看人容貌要辨别其邪正。

贻厥嘉猷,勉其祗植。

贻的本义是赠送、送给,引伸义为遗留,厥是代词,是其、他的什么什么。嘉是美好,猷者谋也。 “贻厥嘉猷”就是将其美好的谋略遗留下来,是祖先要把自己的经验、忠告遗留给子孙后代。

“勉其祗植”的勉是勉励,“勉其”是勉励子孙后代。祗是恭敬,植是树立,立命。勉励子孙们要谨慎小心地立身处世。

古人说:“糊涂的爷娘,败家的儿郎”。

省躬讥诫

省是反省,躬是自己的身体,讥是讥讽,诫是告诫、劝慰。听到别人的讥讽嘲笑、规劝批评要自我反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宠增抗极,殆辱近耻。

荣辱是我们一生中都会遇到。老子说:“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宠辱都不是好东西,哪个来了都吓我一跳,跟大病在身没什么两样。抗是通假字,通亢,极是极限。荣宠到了极点,物极必反,所以说殆辱近耻。

殆是将要、迫近。耻辱还不一样,内心的羞愧为耻,外来的欺凌为辱。

林皋幸即

林是山林,皋是水边之地。“林皋幸即”就是,赶快退隐山林,辞官别作了。

两疏见机,解组谁逼。

两疏是汉宣帝时候的疏广、疏受叔侄两个人。是皇帝的两位老师,位高名显。只干了五年就主动告老还乡,荣归故里,人皆高之。机是机兆、先兆,是事机萌动。

解是解除,组是组绶的简称。组绶是一种丝质有刺绣的缎带,窄的叫组,宽的叫绶。古代常用来拴在印纽上,或用来拴勋章。解组是将组绶解下来,辞官不干了。“谁逼”是有谁逼你了吗?没有。

索居闲处,沉默寂寥。

索居是一个人独处,闲处是无所事事、清静悠闲。沉默是沉静,寂寥是心中空空洞洞、没有杂念。

离群独居,悠闲度日,不谈是非,何等清静。

“性静情逸,心动神疲。守真志满,逐物意移”。内心追逐外物,没有修心训练,内心守不住,没有定力。能耐得住寂寞的人才能成大事,能够享受孤独的人才有真享受。

求古寻论,散虑逍遥。

“求古”是探求古人古事,“寻论”是学至理名言,“散虑逍遥”排除杂念,自在逍遥。散是放逐,虑是心中的杂念。“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欣奏累遣,戚谢欢招。

欣是欢欣、喜悦。奏者进也,累是心中的牵挂,遣是排遣、排除,戚是是心中的忧虑、悲哀。谢是分离、拒绝的意思,花败了不是叫谢了吗?招是招致、聚集。

之所以有戚、有累,都是我们自己找寻的

喜悦一增添,牵挂就排除了;烦恼一丢开,欢乐就到来了。

渠荷的历,园莽抽条。

枇杷晚翠,梧桐蚤凋。

四幅风景画,是春夏秋冬四季景致的写真。

“渠荷的历”,渠水所居也,水停之处为渠,此处指水塘。三月的桃花,六月的荷花,鲜艳照人。

莲花的可贵之处是处染不染。可贵之二是花果同时。象征着宇宙间因果同生,祸福与共。

老子才说:“善人者不善人之师,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不贵其师,不爱其资。虽知亦迷”。善人是恶人的老师,恶人是善人的资源。没有恶人,善人从何而来?没有善人恶人如何才能改恶从善呢?不放弃世间的恶人,帮助他们就是佛。

“园莽抽条”,园是园林;莽是草木茂盛;抽条是草木长出新枝嫩芽。

“枇杷晚翠”,枇杷是枇杷树,枇杷果甘酸润肺、止渴、下气。古代隐居的人,没有条件喝茶叶水,就用枇杷叶煮青草茶,烧焦枣茶,炒大麦煮麦香茶,味道更淳朴、更自然。

枇杷树一年四季都是绿悠悠的,所以说“枇杷晚翠”。

“梧桐蚤凋”,梧桐树是应秋的树,“落叶知秋”就是指梧桐树说的。蚤凋的蚤是通假字,早晚的早字。

光绪十三年,清政府曾拨银1000两从法国购买梧桐树苗。现在上海静安公园的梧桐树群就植于1897年,是中国少有的古梧桐树群。

四句话写了四个景,春夏秋冬。

陈根委翳,落叶飘摇。

游鵾独运,凌摩绛霄。

人不能总在书房里求古寻论,看看四季风景,低下头看看:陈根萎翳。抬头看看:落叶飘摇。陈根是老树陈根,委是枯萎,衰败。翳是荒芜,枝叶遮盖。陈根老树枯萎倒伏,落下的树叶在空中随风飘荡。

空中“游鵾独运,凌摩绛霄”。远游的鵾鸟在空中独自翱翔,独运、绛霄四个字用得准确、贴切,且合典。

《庄子逍遥游》里面“鲲鹏南徒”的寓言来解释这里的鵾字,庄子的气魄庞大恢宏,鲲是一种大鱼,“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鵾和鹤都喜欢独居,性情孤傲。

凌是向上升高,摩是迫近,如摩天大楼。绛是紫红色,绛霄是紫红色的云气,又叫紫霄。“凌摩绛霄”是高飞接天,直冲九霄。

紫霄宫是传说中神仙所居之地,是九霄中的第八层。 

耽读玩市,寓目囊箱。

耽是沉迷,寓是寄托,玩市是热闹的集市,是在噪杂的市场里还能潜心读书,这个典故说的是东汉学者王充。“寓目囊箱”也是说,在王充眼里只有书囊和书箱,除此而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王充是东汉著名的唯物论思想家,年轻时游学洛阳,因家境不富,买不起书,便经常到书肆站立着读书,过目成诵。毕生心血写下四部哲学巨著:《讥俗》、《政务》、《养生》、《论衡》,保留下来的只有《论衡》一部。

《论衡》八十五篇,是王充用了三十年心血才完成的,被称为奇书。公元189年蔡邕来到浙江,看到《论衡》如获至宝,密藏而归。蔡邕的友人发现他自浙江回来以后,学问突有大进,猜想他可能得了奇书,便去寻找。果然在他帐间隐蔽处发现了《论衡》一书,抢了几卷就走。蔡邕急忙叮嘱:“此书只能你我共读,千万不要外传”。友人读后亦称,真乃其书也。

易輶攸畏,属耳垣墙。

易是轻易、疏忽;輶是很轻巧的车子,有轻忽、轻率的意思。对一些小事很容易轻视、疏忽叫“易輶”。“攸畏”是所畏,有所畏惧。不要轻视小事,不要疏忽很容易的事情,否则阴沟里翻船。

属的本义是连接,有关联。耳是耳朵,耳朵与墙是连着的。隔墙有耳,讲话要小心。垣是用土坯垒的矮墙。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事不密则失之于人”。

具膳餐饭,适口充肠。

具是有准备、料理的意思。餐有吞食的意思,如餐风饮露。膳、饭是同一类概念,膳字带个肉月旁,肉食为膳;五谷煮的素食叫饭。

“具膳餐饭”说的是荤素饮食的准备,一是适口,一是充肠。

饱饫烹宰,饥厌糟糠。

“饱饫烹宰”是吃饱后,再好的东西来了也不想吃了。饫是因为吃饱了而厌倦,吃饱了还杀鸡炖鱼的干什么呢?

“饥厌糟糠”是没吃的时候,有糟糠就满足了。厌是满足,《论语》“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糟是酒渣,南方吃醪糟酒,淮阳菜里也还有糟鱼、糟鸡等名菜。掺糠使水是古人形容奸商的行为。

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也不甜

亲戚故旧,老少异粮。

亲戚朋友会面要尽量盛情款待,老人要吃软的、暖的;小孩子身体正值发育,牙齿好,胃火大,爱吃凉的、硬的、粘的。

烫甜粘”是老人饮食上的大忌,古人说:“七十不留饭,八十不留宿”。

妾御绩纺,侍巾帷房。

古人有妻有妾,妻子只有一个,妾可以有几个。明媒正娶的为妻,私自结合,私奔而来的叫妾。 

御是治理、管理的意思,古代上对下的治理叫御。绩纺:绩是缉麻,就是把麻纤维披开来搓成线,纺是将丝纤维制成纱或线。上古时代还不懂种棉花,上古的布不是棉织品,而是麻织品或葛织品,丝织品则称为帛。穷人能穿布衣,最粗劣是褐,是用粗毛编织的。老子“披褐怀玉”,就是人不可貌相。

妻要总体管理家务,妾就要负责缉麻纺线、织布做鞋一类的女工、女红。

妾的另一件工作是“侍巾帷房”,就是要服侍好主人的起居穿戴。侍是服侍,巾是拢发包头的布。这里的巾,泛指衣冠。

帷房是自己的寝房内室,古代的房中都有帷幕,床上有幔帐,布幔在两旁的叫帷,在上的叫幕。

纨扇圆洁,银烛炜煌。

白色生丝织成帛叫做绢,齐地(齐国)出产的绢最有名,叫作纨。古语有称“纨绔子弟”的话,就是说穿着用绢做的裤子,泛指富家子弟衣着华美。纨扇是女孩子用的白而园的绢扇,可以在纨扇上面题字、做画。

绢、绸、缎,统称为帛,绢是厚而疏的生丝织物,绢都是白的,没有染色的,故此女子多用绢(娟)取名以示女子的贞洁,有钱人可以把帛当成纸用以书写,秦汉时期就有帛书。

1973年中国湖南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了大量的帛书,内有老子《道德经》、《易经》等

1993年湖北荆门郭店楚墓出土了战国中期的竹简804枚,内有《老子》、《孙子兵法》等古书。

用熟丝(染色丝)密织的帛叫做“锦帛”,其中薄者为绸,厚者为缎,不要搞混。

上古时代没有蜡,所谓的“烛”是照明用的火炬、火把,不是蜡烛。唐以后才有了由动物、植物或矿物油质制作的蜡烛,如有石蜡、蜂蜡、密蜡等。素蜡就是白色的蜡烛,形容人的脸色不好称为“蜡白”。“银烛”就是银白色的蜡烛,炜煌是火光炫耀的样子。

圆圆的绢扇洁白素雅,银白的蜡烛明亮辉煌。

昼眠夕寐,蓝笋象床。

“昼眠夕寐”是白天午休,晚上睡觉的意思,眠是很随便的闭目小憩一下,寐是正规躺在床上大睡。

“蓝笋象床”是卧具,青篾编成的竹席和象牙装饰的床榻。蓝是古代用于染青之草,笋是嫩竹,用嫩竹篾编的席既柔软又凉爽,再用蓝草染成青色,很贵重

歌舞弹唱伴随着盛大的宴会高擎酒杯,开怀畅饮。弦歌是“鼓弦而歌”,弦字的古写应该是纟 旁,弓字旁的弦是弓弦,与丝竹之声的丝弦乐是完全不同的。

此处的“弦歌”是引经,《论语》《论语阳货篇》“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孔子的学生子游在武城理政,孔子到了那里,听到有弦歌之声。孔子笑着说:这个子游,用高级的礼乐文化教育普通百姓,是杀鸡用牛刀,小题大作了!

古代的酒具分承酒器和饮酒器,尊觥壶是承酒器,杯觞爵则是饮酒的器具。杯是战国以后才有的,最初是木质的,椭圆形两侧有耳,又称耳杯、羽觞。觞是兽角雕刻的,爵则是古代饮酒具的通称,作为专用名称的爵是三条腿的青铜器,下面可以点火,用来温酒、热酒。

矫手顿足,悦豫且康。

人们手舞足蹈,快乐安康。矫是高举的样子,举手、抬头都可以用。陶渊明在《归去来兮辞》里有“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诗句。顿足是随着音乐的节拍跺脚,悦是喜悦,豫是心里面舒适、安乐,康是身心康泰、康乐。

“矫手顿足”形容体健,“悦豫且康”形容心悦,身心都快乐康泰。

歌舞升平,盛排筵宴。人们接杯举觞,开怀畅饮。

随着音乐的旋律手舞足蹈,身心既快乐又康泰。

嫡后嗣续,祭祀烝尝。

妻所生之子为嫡,妾所生之子为庶,庶是众多的意思。先秦礼制,嫡子只有一人,是妻所生的长子,嫡子有继位之权。嫡庶之争,无论在皇家或士族,历来都是家族动乱的根源。

后是能够承祖之宗的后代,宗为宗庙、祖庙,后世多指血缘关系。嗣是子嗣,后代子孙的意思,是诸侯传位给嫡长子叫嗣。续是继承、接续的意思。

祭祀是以食物祭奠天、地、祖先的一种大礼。祭天称为祭,祭地叫做祀,祭祖叫做享。祭祀的等级有三牲祭(羊豕犬),有五牲祭(马牛羊豕犬)。

烝尝是礿禘尝烝,四时之祭祀的简称。《礼记王制》规定:“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尝,冬曰烝。”这是夏商两朝的祭祀,在一年中有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四个正时的祭祀。周则春曰祠,夏曰礿。这里仅用“烝尝”两个字,代指四时祭祀。

这句话为引经,语出《诗经小雅天宝》“礿祀烝尝,于公先王。君曰卜尔,万寿无疆”。普通人家是初一、十五给祖先上供,古人认为阴间和阳间隔界也隔时,就是时间和空间不一样。阴间的一天是我们阳间的一个月,初一、十五给祖先上供,就相当于供养祖先一个早餐、一个午餐。秦以前,古人一日两餐,日出以后一食,日落以前一食。 

稽颡再拜,悚惧恐惶。

稽颡是屈膝下跪,以额触地跪拜礼。稽是停留、到达的意思,颡是额头,额头触地停留一会叫稽颡。拜在古代是两手合于胸前,头低到手的一种礼节。

“稽颡再拜”出自《礼记射义》,其中有“再拜稽首”。再是第二次,古文里有“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法。按古制,一拜是三叩首,最多是三拜共九次叩首,三拜九扣是大礼,是最高的礼节。

“悚惧恐惶”描述敬畏、战战兢兢的心理,是诚敬到极点时的心理反应。四个用词,程度一层比一层严重。

悚是浑身一抖,汗毛乍起,如毛骨悚然。惧是轻微的害怕。惧为心之志,在人体脏腑中对应的是人的脏。恐是严重的害怕,对应的是脏。惶是惊慌失措,坐卧不安,有“惶惶不可终日”的说法。

祭拜祖先时,诚敬恭谨,为什么这里说会悚惧恐惶,甚至吓得屁滚尿流?

我们在祭祀天地、祖先时,要反省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恶劣的想法、龌龊的心理等,每想到这些就会悚惧恐惶。犯小错的毛骨悚然,起鸡皮疙瘩。再厉害点的人,心中揣揣不安。真正行为有失检点,让祖先蒙羞的就会吓得大小便失禁,屁滚尿流。更有甚者则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犯了错误,还有羞耻之心。孟子“无羞耻之心者非人也”。所以古代的祭祀是大典,庄严异常,目的之一就是借天地祖先的力量,净化参与者自己的心灵。      子孙传续,四时祭祀不能懈怠。磕头,下拜,虔诚恭敬,自我反省。

笺牒简要,顾答审详。

笺牒是书信的代称,笺是信纸,如便笺、手笺等。牒是古代书写用的木片或竹简,小的曰牒,大的曰册;薄者曰牒,厚者曰牍。笺牒两个字联用代表了书信。

“笺牒简要”的意思是:写给他人的书信要简明扼要。顾是回顾,答是复答。“顾答审详”的意思是:回答别人的问题要审慎周详。

骸垢想浴,执热愿凉。

骸是骨骼,人体有骨有骸,大的骨头叫骨,小的叫骸。现代解剖学证明,人身有骸骨205块,女人比男人多两块,207块所以补钙并不重要,补充骨胶质才是最重要的。

古人辞官不做,称“乞骸骨”,意思是请皇帝将这把老骨头赐还给我吧。

“执热愿凉”是说,人捧着热东西就希望它快点凉,身上脏了就想洗个澡,  捧着热东西就希望它快点凉。

 驴骡犊特,骇跃超骧。

 小牛为犊,父牛为特,“驴骡犊特”就泛指家中的大小牲畜。骇是惊骇,受到惊吓;跃是跳起来了;超是一个跳到另一个前面去。骧是腾跃不已。家中的驴子、骡子,大小牲口,惊奔欢跃,东奔西跑。意思是居家谨慎小心,注意安全。

诛斩贼盗,捕获叛亡。

要严厉惩罚盗贼,要追捕叛乱分子和亡命之徒。

秦汉以前,贼指叛国作乱的人,有乱臣贼子,故有讨贼一称。盗是窃货曰盗,偷人家东西的叫盗。诛字是声讨、谴责,所谓“口诛笔伐”是也。让你自己窝囊死,古人说:“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斩是切开晾着,从车,从斤。古有“车裂”之刑,故从车。斤是斧子,是斩首或腰斩的代言辞,所以诛斩二字要分清,一个诛心、一个杀身是完全不一样的。历史上的商鞅被车裂、李斯被腰斩、韩非被毒死、谭嗣同被斩首。

“叛亡”在这里主要指的是自己家里的奴仆,都是有契约关系的非自由人。

布射僚丸,嵇琴阮啸。

恬笔伦纸,钧巧任钓。

四句话,介绍了古代的八个人。

第一位是吕布,“布射”是吕布辕门射戟的故事。三国时期的刘备与袁术不和,袁术就派了大将纪灵领兵三万来伐刘备,刘备不敌,只好求助于吕布。本来陶公祖三让徐州给刘备,但吕布硬是占了徐州,欠了刘备的人情。这一次刘备来求,他不能不管,于是就将纪灵请到营中,对他说:刘备是我兄弟,他的事我不能不管。但是我一向反对人无端厮杀,所以这一次希望能为你们调解。话毕派人将自己的兵器大戟远远地插在辕门,回头对众人说:“我如射中戟上的月牙支,你们双方就和解,否则就是与我吕布过不去。如果射不中,你们的事我就不管了”。话毕发箭,正中戟支,顿时喝采声雷动,纪灵虽然不情愿,也只好乖乖地领兵走了。

第二位是宜僚,“僚丸”是宜僚抛丸的故事。熊宜僚是楚国人,会一手抛球的绝活儿,但熊宜僚的手艺更高,八个球在空中,一个球在手里,一次就抛九个,还是单手。《丸经序》里面记载:“昔者,楚庄王僵兵宋都,得市南勇士熊宜僚者,工于丸,士众称之。”楚庄王的军队包围了宋国的都城,但久攻不下。一次双方摆开阵势,又准备拼杀。千钧一发之时,熊宜僚来了。老熊露了一手,在两军阵前抛丸,宋军停战观看,都看傻了。突然楚军掩杀过来,宋军不战而败。

第三位是嵇康,“嵇琴”是嵇康抚琴的故事。嵇康是西晋时的名士,善弹琴赋诗。西晋时有著名的“竹林七贤”(嵇康、阮籍、山涛、刘伶、阮咸、向秀和王戎)。嵇康精通音乐,著过《琴赋》,善弹奏《广陵散》,竹林七仙看不惯司马氏的所做所为,常常借酒醉讥讽司马昭,终于把司马昭惹恼了,要杀嵇康。嵇康面不更色,只要求再弹奏一次《广陵散》,三千太学生上书要求学习这首名曲,遭到朝廷拒绝。嵇康轻抚瑶琴,最后弹了一遍《广陵散》,叹息说:“袁孝尼曾经向我请求学奏此曲,可我没有传授给他。我死之后,此曲绝矣”!

第四位是阮籍,“阮啸”是阮籍长啸的故事。常与刘伶等人借酒抒情,发泄对司马昭的不满。相传阮籍曾在苏门山向一道士学得“啸法”,道人正在打坐,无论阮籍怎样软磨硬泡,道人也不理他,阮籍无奈只好打道回府了。刚走到半山腰,忽听山上传来长啸之声,阮籍抬头一看,正是道人引吭高啸,声震山谷。阮籍陡然间听懂了道人的啸声,他也悟道了,于是以长啸相和,这就是阮啸的故事。

啸是古代道家一种吐纳练气的内功法门,要运丹田之气,长啸一声,使内气闯三关、过九窍、直冲顶门。

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洞山禅师看似松形鹤立、仙风道骨,哪知啸声传三十里,内功之深可见一斑。

第五位是蒙恬,“恬笔”是蒙恬造笔的故事。蒙恬是秦始皇的大将军,曾领兵驻边,督造修筑万里长城,但是毛笔在他之前就有了,说他发明毛笔似乎欠妥。蒙恬常年在塞北抗击凶奴,打猎捕狼是常有的事,他发现狼毫既柔软又挺直,更适宜用来造笔,于是发明了狼毫毛笔。

第六位是蔡伦,“伦纸”是蔡伦造纸的故事。蔡伦是东汉和帝的常侍,以后负责监制宫廷用具。当时的书信或写在竹简上、或写在锦帛上,民间已有用麻纤维造的纸,但还是成本高,不能普及用。蔡伦经过深入观察、研究,用树皮、麻头、破布、旧渔网为原料来造纸,公元105年蔡伦造出第一批纸,人称“蔡侯纸”,事例记载于《后汉书》。

第七位是马钧,“钧巧”是名巧马均的故事。马钧是三国时期的发明家,改进织绫机,使丝织效率提高了五倍。发明了龙骨水车,可以连续提水灌溉,至今仍在使用。他制作的木头人能跳舞,被誉为天下名巧。

第八位是任公子,“任钓”是任公子钓鱼的故事。《庄子外物》载:“任公子为大钩巨缁,五十牛以为饵,蹲乎会稽,投竿东海,期年不得鱼。已而大鱼食之,牵巨钩,陷没而下骛,扬而奋鳍,白波若山,海水震荡,声侔鬼神,惮赫千里。任公子得若鱼,离而腊之,自制河以东,苍梧以北,莫不厌若鱼者”。任公子钓鱼是大手笔,鱼线是粗黑绳,鱼饵是五十头牛。他蹲在会稽山上,投竿东海,整整一年也没钓到鱼。有一天,突然大鱼吞饵,牵动钓钩,沉入水下,又突然冒起。一时间,白浪滔天,海水震荡,声如鬼神,震惊千里。任公子得到此鱼,做成腊肉,从浙江以东,苍梧以北的人无不饱餐这条大鱼。

释纷利俗,并皆佳妙。

是对上述八个人的技艺和发明所下的评语。“释纷”是解人纠纷,“利俗”是便利俗民, 他们的技艺或解人纠纷,或利益百姓,造福社会,都是高明巧妙,为人们所称道。

毛施淑姿,工颦妍笑。

“毛施”是指毛嫱、西施两人,是中国成名最早的春秋时期的美人。《管子》“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也”。庄子赞叹“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沉鱼落雁说的就是这二位。

毛嫱、西施都是越国的美女,其中西施的名气最大,传说她曾帮助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雪耻,灭了吴国。以后西施与范蠡一起泛舟西子湖,双双归隐了。实际上,西施是春秋时期人,至少与管子同时代,但是勾践灭吴发生在战国中晚期,与管子时代差了280年,这不是“关公战秦琼”了吗?

淑是美、善的意思,姿是仪态、姿容。淑姿是姿容娇美,从音容笑貌,到体态形质无一不美。工是善于干某事,颦是皱眉头,妍是美丽,笑是笑靥。“工颦妍笑”一句语出《庄子齐物论》“西施病心而颦,人见而美之”。

西施姓施,父亲是个打柴的樵夫,家住施家村的西头,西施长得很娇美,但有心口疼的毛病,发作起来就手捂心口,皱眉咬唇,惹人爱怜。施家村东头有个丑女叫东施,她看“病西施”样子娇美也学着皱眉捂胸,庄子把她叫做“东施效颦”。

年矢每催,曦晖朗曜。

 “年矢每催”是岁月流逝,矢是箭矢,若译为:“时间象飞逝的箭一样,一去不回头”。很不准确,将本来栩栩如生的话,弄得生气全无”。矢是漏矢,古代的计时工具用孔壶滴漏,《汉书》记载:“孔壶为漏,浮箭为刻”,可见这里的矢为浮箭是没错的。浮箭上有时间刻度,水滴一落,刻箭就上浮,所以叫做“每催”,频频催促。我们随文入观,闭目沉思,仿佛能听到水的滴答声,就像现代钟表的“嗒嗒”声一样。

“曦晖朗曜”是太阳的光辉永远明朗地照耀在空中。曦、晖皆为日光,曦为晨光,晖是阳光外面的那层晕晕的光圈,朗是明朗,曜是照耀。

璇玑悬斡,晦魄环照。

璇玑是北斗七星中的两颗星,北斗星是现代天文学所称的大熊星座,其中的第二颗为天璇星,第三颗为天玑星,此处用璇玑来代表北斗七星。悬是悬挂。斡是旋转、斡旋。高悬的北斗七星不断地转动着斗柄,就是“璇玑悬斡”。

北斗七星的第一颗是天枢、第二颗是天璇,二者连线的五倍距离就是北极星所在的位置。北斗七星的勺柄总是围绕着北极星转的,“斗柄指东天下皆春,斗柄指南天下皆夏,斗柄指西天下皆秋,斗柄指北天下皆冬”。北斗七星不停地转动,就代表了一年四季不断地推移交替。

古人告诫我们不要太招摇,借用这两颗星的名字,因为这二位太亮、太抢眼,一眼就可以看到。所以做人不可以太招摇,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晦魄是指月亮而说的,前一句“曦辉朗耀”说的是太阳的光芒,此处再以月亮的光辉与以相对应。

阴历每个月的最后一天叫做晦,每个月的第一天叫朔。阴历每月初始见的月光叫魄,也就是初三的新月。环照就表示月亮由朔、望、晦完成一个回环,周而复始,没有穷尽。

月亮本来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嫦娥早就上去过。古人早就知道月球反射太阳的光,所以才说月宫里面有玉兔,就在八月十五供兔爷、兔奶奶。“兔者吐也”,言月吐日光,也就是月球反射日光,这与兔爷有什么关系?释迦牟尼佛也说过:月之一日,是我们人间的一个月。对此我们半信半疑,直到阿波罗登月成功了,才证明释迦牟尼佛说的没错。

指薪修祜,永绥吉劭。

“指薪修祜”出自《庄子养生主》“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指是脂字的通假,油脂燃烧的时间,比柴草要长得多,所以古代点油灯多用膏,也就是动物脂肪。《楚辞招魂》上说:“兰膏明烛”,兰膏是加了兰香炼的膏,燃烧起来有香味。庄子说:烛薪的燃烧是有穷尽的,火却可以一直传下去没有穷尽。譬喻人的肉体会死亡而人类的生命现象是延续无穷的。

祜是福德、福禄,修祜就是修福、积德。有福的人不一定有禄,只能享清福;有禄的人未必有福,不会享福的暴发户有的是。

福禄很难两全,有福有禄又不长命,世间“福禄寿”俱全的人几乎没有,“三星高照,福禄寿临门”。真正福禄寿俱全的人历史上大概只有乾隆一人,自称“十全老人”。据说他的八字是“子丑寅卯”四正,排列组合正好凑个四正。

永绥吉劭

“永绥吉劭”,是针对子孙后代而言。

《元史》记载,中国人在元代就发现石油可以用来作燃料,命名“石油”,但是考虑到石油是地球的血脉,不准开采使用,否则对子孙不利。

“永绥吉劭”的永是永远;绥是安定、和平;吉是吉祥;劭是高尚、美好。人的一生只有修福积德,才能像薪尽火传那样长存于永久,子孙后代永远安定、和平、吉祥、幸福

矩步引领,俯仰廊庙。

矩步是迈着方步,引领是伸着脖子。古汉语的“矩步引领”就是现代汉语的“昂首阔步”,心胸坦荡无欺,行为正大光明。一个内心“常戚戚”的人,心中总是“若有所遗”的人,走起路来如何能昂首阔步呢?

领的本义就是脖子,是后脖子,脖子的前半部分叫颈。颈部的左侧是气管、前部是喉管、右侧是颈总动脉。古人性情刚烈,“引颈自刎”是常有的事。

俯仰是一低头、一抬头。廊庙是指朝廷、国家,廊在古代指厅堂周围的屋子或有顶的通道。庙是祭祀祖先的宗祠,不是和尚住的地方。“俯仰廊庙”是:你日常的一举一动都要谨慎检点,要像在朝廷上临朝,在祖庙中参加祭祀大典一样,庄严肃穆、恭谨敬畏。

束带矜庄

束带矜庄是衣冠严整,举止从容。衣冠严整是对他人的尊重,举止从容是对自己的尊重。

只有先自尊,然后才有被人尊,孔子的学生子路,在卫国的动乱中寡不敌众,被乱军杀死。临死前,子路扯扯衣服,正正帽子,从容地说:“君子死,冠不免”。

束带是整饰衣冠,束的本义是在木头上加绳圈,即捆绑之义。带是绅带的简称。古代的士大夫阶层,在大衣外面要束一条大带,叫绅,所以称士绅。普通人系的就叫带。

矜是端庄、凝重,衣冠严整,举止从容,表情严肃、容貌端正。

徘徊瞻眺

徘徊是欲进又止、小心谨慎。《诗经》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谨慎不同于拘谨,谨慎是将一件事考虑透彻以后再决定。五经之首的《易经》就是教人“洁净精微”,精微就是谨慎,不是胆小怕事。“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瞻是仰视,俗称高瞻;眺是远望,即是远瞩。没有豁达的胸怀,不能高瞻远瞩,担当重任。心地光明坦荡,然后才能昂首阔步;胸怀大志,高瞻远瞩,而后才能担负天下重任。

《千字文》四部分的内容至此已经圆满了,下面四句是结语,也是作者对全文的一个总结和交待。

孤陋寡闻,愚蒙等诮。

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千字文》是南朝萧梁时期文学大家,周兴嗣,奉梁武帝的敕诏编纂的。现在文章完成了,要对圣命有个交待,所以说了这四句话。

“孤陋寡闻”是学识浅薄、见闻有限。愚是愚昧无知、顽钝蠢笨,蒙的本义是草木暗昧,此处的意思糊糊涂涂之义。等是等待,诮是责备、嘲笑。

这四句话是周兴嗣的自谦之词,“我自己学识浅薄,见闻不广,愚笨糊涂,难复圣命,只有等待圣上的责问和耻笑了。至于我的学识嘛,也就是知道焉、哉、乎、也,仅此而已。

 

南怀瑾函复刘宏毅

刘宏毅老弟左右

曾由令亲交来尊著《千字文讲记》一书,敬收,并谢。

居此时此世,能栖心寂寞,专心为学,必非常人。君能如此,实应赞赏。前人章太炎似乎曾记有千字文、三字经之作,不妨觅得,作一参考。我因书已封箱,故不便检查。

因你写千字文注一事,思忆宋人辛稼轩词,书此以赠。但未查原文,恐年老失忆,或有错别字也。

“出处由来自不齐,后车方载太公归,不知寂寞空山里,尚有高人赋采薇。黄菊嫩,晚香枝,一般同是采花时,蜂儿忙碌多官府,蝴蝶花间自在飞”。专此致意,并祝  佩安!

南怀瑾  二00五年八月卅一日  

说明:  

(1) 刘宏毅(1955 ─ ),北京人,本业岐黄,曾悬壶十数载,喜中国文化,师承李锡堃老先生。1995年赴海外研习西方文化,先后获管理学硕士、博士学位,对“文化与管理”、“中西文化比较”等课题有一定的研究。曾在澳洲、北京等地任管理咨询顾问,现定居新西兰,从事传统文化的推广工作。  

(2) 南老所赠宋词,为辛弃疾(稼轩)的“鹧鸪天”。原文见《全宋词》第2507页,第二首,<有感>:“出处从来自不齐,后车方载太公归,谁知孤竹夷齐子,正向空山赋采薇。黄菊嫩,晚香枝。一般同是采花时。蜂儿辛苦多官府,蝴蝶花间自在飞”。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